顽石网 > 红警军团在废土 > 第一百七十九章 投名状(1/3)

第一百七十九章 投名状(1/3)

作者:卖糖术士 返回目录
    “她怎么疯的?”沈林声音低沉。

    “被玩坏了呗,本来飞机哥打算把她做了省得浪费粮食,谁料这里的居民不同意,于是飞机哥就订下规矩,既然你们想留着她,谁想上她就上,飞机哥不管,只是上她一回得给她一口饭吃,别让她饿死了。”

    “如此说来飞机哥还挺有人情味的。”沈林神色不变,没人能看出他心中想法。

    “你算说对了,和那些喝人血的老大相比,飞机哥算讲究的了,你能来这也是你的造化。”枪手对飞机哥颇有几分崇拜,交谈间来到飞机哥住址,一座平平无奇的小二楼,带后院带天台。

    “飞机哥,权哥那举荐了个好货,我给您带来了。”

    房门推开,一个三十四五岁,染烫着银色飞机头的中年靓仔推开门,上下打量沈林,拿过推荐信看了一眼。

    “拳脚精通,枪法出神入化,阿权不是骗我吧?”飞机哥眼中闪过怀疑之色。

    沈林撇撇嘴,突然一记一级高踢腿,劲风擦着飞机哥耳边刮过,飞机哥眼皮跳了两下,他没反应过来,如果沈林冲他来的话面对面一脚就把他踢躺下了。

    “草,你想干什么!”领路的枪手举抢对准沈林的头,沈林纹丝不动,目光灼灼盯着飞机哥说道:“飞机哥要是还不信,给我一把枪,两百米内指哪打哪,打不中你一枪崩了我。”

    飞机哥大笑:“不用试了,我相信你的本事。”

    说着,从腰间解下他的配枪丢给沈林道:“从今天开始你就跟着我,我保你上位。”

    “多谢飞机哥。”毕恭毕敬接下枪,沈林道。

    飞机哥在家附近找了个空房让沈林住下,然后便带着他巡查领地,并对他讲解道:“跟我飞机混,记住三件事。第一,无论如何不能碰蓝晶,可以卖,但不能自己吸,这玩意一旦沾上你这辈子就完了,永远逃不了蓝晶的控制,它的效果是普通独品的十倍。第二,没我的允许,你不能随便杀人,第三,不能奸淫妇女,有欲望就去酒吧街发泄,报我飞机的名字,没人收你钱。要是和谁两情相许凑一起过日子也行,不能用强,这是底限。”

    “我记住了,飞机哥。”沈林点头道。

    怀化路,四平街,中平街,隆兴街,安民路,飞机哥带着沈林一一走过,他坐拥一片街区,治下一万人口,脚下踩着的都是飞机哥的土地,在这里度日,就要遵守飞机哥的规矩。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相关小说
元尊灯火通明的内殿之中,金碧辉煌,气势威严,殿内有着长明灯燃烧,其中燃烧着一颗青石,袅袅的青烟升腾而起,盘绕在殿内。 那是青檀石,燃烧起来会释放出异香,有着凝神静心之效,乃是修炼时必备之物,不过此物价格不低,能够当做燃料般来使用,足以说明此地主人颇有地位。 内殿中,一名身着明黄袍服的中年男子负手而立,他面容坚毅,眼目之间有着威严之气,显然久居高位,而其身后,隐有气息升腾,似炎似雷,发出低沉轰鸣之声... 伏天氏神州历9999年秋,东海,青州城。 青州学宫,青州城圣地,青州城豪门贵族以及宗门世家内半数以上的强者,都从青州学宫走出。 因而,青州城之人皆以能够入学宫中修行为荣,旦有机会踏入学宫,必刻苦求学。 然而,似乎并非所有人都有此觉悟。 此时在青州学宫的一间学舍中,便有一位少年正趴在桌上熟睡。 讲堂之上,一身穿青衣长裙的少女也注意到了这一幕,俏脸上不由浮现一抹怒意,迈开脚步朝着正在睡梦中的少年走... 苏红珊韩夜霖第1章 大雨如瓢泼,山风呼呼作响,茅草做的屋顶仿佛随时都能被掀飞。 “哥哥,我好饿。” 屋里,一个小女孩缩在角落里捂着肚子,声音微弱。 被称作哥哥的小男孩拿着破碗放在家里滴雨最多的地方,看了眼床上躺着的女人,见女人没醒,就赶紧冒着雨跑出去进了屋子旁边敞着的灶棚。 在柴火堆里一阵摸,摸出小半块发黑的窝窝,揣进怀里就又赶紧跑回屋里。 回屋后先是警惕的看了眼床上的女人,确定了女人还没醒这才又... 都市超级医圣“师父,明天我就要去县城准备上学的事情,以后就不能每天来看望你,这是你最喜欢喝的花雕酒,十年陈的,还有你喜欢吃的叫花子鸡,今天我们师徒两吃喝个痛快。”白云山,一座坟墓前,一个少年人手中端着一坛五斤装的花雕酒,前面摆放着一只用荷叶包着的叫花子鸡,还有两个瓷碗,一边往碗中倒酒,一边嘴里喃喃着。 这少年人名叫葛东旭,是白云山脚下葛家垟村村民。坟墓中埋的是他师父任遥。 葛东旭八岁起便随他修行,一直到十... 霸道大叔宠甜妻南康市,阴雨绵绵的初春。 下雨天,重工业的城市依旧是布满阴霾,如秦宁此刻的心情。 她小小的是身体里套着单薄的校服,猫腰来到自家别墅的后门。透过门缝看热闹的别墅大厅,她苍白的鹅蛋脸,露出讽刺。 前几天同桌安韵说,她二叔不仅要占有她的秦氏,二婶还偷了她母亲的珠宝,让她长点心。 别被人谋财害命了,还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 但她不信,二婶一家对她非常好,日常生活中都照顾的十分体贴。为让安韵闭上嘴,... 重生之最强大亨香江九龙,一个偏僻的小渔村。 简陋的平房外的院子里,支起了一条长竹竿,银光闪闪的渔网挂在竹竿上,一家五口人正解着网上面的小鱼。 其中一位衣着朴素却依旧掩盖不了英气的十五六岁少年解鱼动作十分敏捷熟练,但是在他身旁的中年妇女却时不时看向他,目光中流露出担忧之色。 如果走进了看少年的脸,就会发现他此时状态不对,双目无神,明显是注意力不在解鱼的动作上,很难想象就是这种情况,他依然动作敏捷,没有丝毫差... 顾霆琛时笙“顾太太,你癌症晚期……” 我苍白着脸问医生,“你说什么?” 医生的手臂压着病历表,斟字酌句的说:“顾太太,你两年前流产时清宫未彻底,再加上之后感染,导致了子宫癌变……” 我流着眼泪打断他问:“还剩多少时间?” “癌细胞扩散,最长三个月……” 医生再说什么我都听不见了,脑海里嗡嗡作响,反反复复的回荡着只剩下三个月不到的时间…… …… 是夜,顾家别墅。 男人低低的闷哼一声,随即从我身... 陆鸣至尊神殿夕阳西下,霞光漫天。 风火城外,翠云峰上,有一张石桌,桌旁,有石凳,一对少年男女相互依偎。 少年身材偏瘦,脸色略显苍白,面庞清秀。 少女一席雪白长裙,肌肤如玉,容貌绝美。 少女脑袋靠在少年的肩膀上,在夕阳的照射下,宛如一对神仙眷侣。 “瑶儿,真希望能一辈子如此!”少年脸上满是幸福的笑容,轻轻说道。 “鸣哥哥,当然可以了,我们可是说过要一生一世在一起的。” 少女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 ... 网游之末日剑仙“去死!” 嗜血虫人冰冷坚硬的獠牙,深深刺入许峰身体的瞬间,许峰手中那把一尺多长的暗金级短剑—虫锋之血腥獠牙,也同时刺入了嗜血虫人脖颈甲壳的接缝处,紫红色的鲜血喷了许峰一头一脸; 嗜血虫人的动作突然变得卡顿起来,身体不由自主的开始抽搐。 “去死,去死!”许峰大吼着,手中泛着暗金色光泽的短剑,不停的拔出,插入,拔出,插入…… 最终,嗜血虫人泛着猩红色光泽的眼神,变得暗淡起来,狰狞的面容也变得... 主神崛起清晨和煦的阳光洒入房内,令吴明惬意地眯起了眼睛。 “阿欠……” 他从床上半坐起身,惬意地伸了一个懒腰,望着斗室内细碎的光斑,还有空气中微小的粒子浮尘,特别是古色古香的家具,还有自己所在的精雕细琢紫檀床榻,以及绣着鸳鸯戏水、针线巧夺天工的锦缎被面,忽然摇了摇头。 “肯定是在做梦!” 这是吴明的第一反应,旋即他的第二反应就是:“这古代的梦好真实……” 一边想着,他一边掐了掐自己的脸蛋,又尝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