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石网 > 黄河捞尸二十年 > 第一百一十章 漏水(1/4)

第一百一十章 漏水(1/4)

作者:龙飞 返回目录
    我被丢到另一条船上之后,彻底没了指望。躯壳也被丢到离我不远的地方,可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让神魂重新回归体内。

    到现在为止,我还不清楚这些人的来历,反正总觉得他们匪气很重,搬走了青衣楼那条船上的东西之后,这些人逆流而上,开始朝北边走。这时候天还没亮,我已经完全晕了,先是被青衣楼的人关到底仓走了那么久,现在又被人带回来,我分不清自己到底被带到了什么地方。

    船一行驶,就开的特别快,我估摸着,那个独眼龙嘴上说的厉害,但对青衣楼的人还是有一定的顾忌,毕竟青衣楼的势力那么大,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我依旧被关在底仓,也看不清楚此刻走到了哪儿,没过一会儿,从上面下来几个人,举着油灯,先在躯壳身边转了转,又拍了拍躯壳的脸,但躯壳没有任何反应。这帮人估计不知道青衣楼搞的什么把戏,还以为躯壳一直没苏醒过来。

    紧接着,这几个人又转悠到了我跟前,为首的一个皱着眉头看看我,说道:“长的丑的人,见得多了,可长得像你这样丑的,说实话也当真不容易碰到。”

    我也不能跟他们解释什么,更不能把他们给得罪了。这帮人不知道我的底细,所以还是得委屈求全。

    “爹妈把我生就成这样,我有什么法子?”

    “哟呵,说的还挺在理。”几个人哄堂大笑,等笑完之后,为首那个人又问道:“青衣楼的人把你给抓起来干什么呢?”

    “他们抓我,要教我唱戏,到他们的戏班子去,替她们挣钱。”我知道青衣楼下面有不少戏班,都靠他们保护,所以听到对方问我,我就信口胡诌:“我不肯去,想回家找我爹娘,他们不放我走,我骂了一个穿旗袍的女人……”

    “胆子不小,还敢骂俏三月。”几个人又是哄堂大笑,那个为首的人解开我背后的绳子,说道:“带她去厨房,让她给老刘头帮忙打下手。”

    有人应了一声,推着我就走,直接把我带到了船上的伙房里。

    船上的伙房一般都很闷,尤其是烧柴火的时候,飘出来的烟能把人呛死。那些大爷们都不愿意进伙房帮忙,就把我给弄了过来。伙房只有一个看着快七十岁的老头儿,来人把我送到这儿,对老头儿喊道:“老刘头,快着点,兄弟们忙了半夜,这会儿都饿的后心贴肚皮了。这个人过来给你帮忙,有啥活你叫她去干。”

    “知道了,一会儿就好。”

    来人扭头走了,老刘头看看我,倒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对我横挑眉毛竖挑眼,指着旁边那口大锅,说道:“丫头,旁边的米袋有米,倒上半锅,拿水稍洗洗。”

    我看着这个老头儿说话比较和善,心里就没那么抵触,跑到锅边,按他说的倒进去半锅米。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相关小说
元尊灯火通明的内殿之中,金碧辉煌,气势威严,殿内有着长明灯燃烧,其中燃烧着一颗青石,袅袅的青烟升腾而起,盘绕在殿内。 那是青檀石,燃烧起来会释放出异香,有着凝神静心之效,乃是修炼时必备之物,不过此物价格不低,能够当做燃料般来使用,足以说明此地主人颇有地位。 内殿中,一名身着明黄袍服的中年男子负手而立,他面容坚毅,眼目之间有着威严之气,显然久居高位,而其身后,隐有气息升腾,似炎似雷,发出低沉轰鸣之声... 伏天氏神州历9999年秋,东海,青州城。 青州学宫,青州城圣地,青州城豪门贵族以及宗门世家内半数以上的强者,都从青州学宫走出。 因而,青州城之人皆以能够入学宫中修行为荣,旦有机会踏入学宫,必刻苦求学。 然而,似乎并非所有人都有此觉悟。 此时在青州学宫的一间学舍中,便有一位少年正趴在桌上熟睡。 讲堂之上,一身穿青衣长裙的少女也注意到了这一幕,俏脸上不由浮现一抹怒意,迈开脚步朝着正在睡梦中的少年走... 苏红珊韩夜霖第1章 大雨如瓢泼,山风呼呼作响,茅草做的屋顶仿佛随时都能被掀飞。 “哥哥,我好饿。” 屋里,一个小女孩缩在角落里捂着肚子,声音微弱。 被称作哥哥的小男孩拿着破碗放在家里滴雨最多的地方,看了眼床上躺着的女人,见女人没醒,就赶紧冒着雨跑出去进了屋子旁边敞着的灶棚。 在柴火堆里一阵摸,摸出小半块发黑的窝窝,揣进怀里就又赶紧跑回屋里。 回屋后先是警惕的看了眼床上的女人,确定了女人还没醒这才又... 都市超级医圣“师父,明天我就要去县城准备上学的事情,以后就不能每天来看望你,这是你最喜欢喝的花雕酒,十年陈的,还有你喜欢吃的叫花子鸡,今天我们师徒两吃喝个痛快。”白云山,一座坟墓前,一个少年人手中端着一坛五斤装的花雕酒,前面摆放着一只用荷叶包着的叫花子鸡,还有两个瓷碗,一边往碗中倒酒,一边嘴里喃喃着。 这少年人名叫葛东旭,是白云山脚下葛家垟村村民。坟墓中埋的是他师父任遥。 葛东旭八岁起便随他修行,一直到十... 霸道大叔宠甜妻南康市,阴雨绵绵的初春。 下雨天,重工业的城市依旧是布满阴霾,如秦宁此刻的心情。 她小小的是身体里套着单薄的校服,猫腰来到自家别墅的后门。透过门缝看热闹的别墅大厅,她苍白的鹅蛋脸,露出讽刺。 前几天同桌安韵说,她二叔不仅要占有她的秦氏,二婶还偷了她母亲的珠宝,让她长点心。 别被人谋财害命了,还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 但她不信,二婶一家对她非常好,日常生活中都照顾的十分体贴。为让安韵闭上嘴,... 重生之最强大亨香江九龙,一个偏僻的小渔村。 简陋的平房外的院子里,支起了一条长竹竿,银光闪闪的渔网挂在竹竿上,一家五口人正解着网上面的小鱼。 其中一位衣着朴素却依旧掩盖不了英气的十五六岁少年解鱼动作十分敏捷熟练,但是在他身旁的中年妇女却时不时看向他,目光中流露出担忧之色。 如果走进了看少年的脸,就会发现他此时状态不对,双目无神,明显是注意力不在解鱼的动作上,很难想象就是这种情况,他依然动作敏捷,没有丝毫差... 顾霆琛时笙“顾太太,你癌症晚期……” 我苍白着脸问医生,“你说什么?” 医生的手臂压着病历表,斟字酌句的说:“顾太太,你两年前流产时清宫未彻底,再加上之后感染,导致了子宫癌变……” 我流着眼泪打断他问:“还剩多少时间?” “癌细胞扩散,最长三个月……” 医生再说什么我都听不见了,脑海里嗡嗡作响,反反复复的回荡着只剩下三个月不到的时间…… …… 是夜,顾家别墅。 男人低低的闷哼一声,随即从我身... 陆鸣至尊神殿夕阳西下,霞光漫天。 风火城外,翠云峰上,有一张石桌,桌旁,有石凳,一对少年男女相互依偎。 少年身材偏瘦,脸色略显苍白,面庞清秀。 少女一席雪白长裙,肌肤如玉,容貌绝美。 少女脑袋靠在少年的肩膀上,在夕阳的照射下,宛如一对神仙眷侣。 “瑶儿,真希望能一辈子如此!”少年脸上满是幸福的笑容,轻轻说道。 “鸣哥哥,当然可以了,我们可是说过要一生一世在一起的。” 少女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 ... 网游之末日剑仙“去死!” 嗜血虫人冰冷坚硬的獠牙,深深刺入许峰身体的瞬间,许峰手中那把一尺多长的暗金级短剑—虫锋之血腥獠牙,也同时刺入了嗜血虫人脖颈甲壳的接缝处,紫红色的鲜血喷了许峰一头一脸; 嗜血虫人的动作突然变得卡顿起来,身体不由自主的开始抽搐。 “去死,去死!”许峰大吼着,手中泛着暗金色光泽的短剑,不停的拔出,插入,拔出,插入…… 最终,嗜血虫人泛着猩红色光泽的眼神,变得暗淡起来,狰狞的面容也变得... 主神崛起清晨和煦的阳光洒入房内,令吴明惬意地眯起了眼睛。 “阿欠……” 他从床上半坐起身,惬意地伸了一个懒腰,望着斗室内细碎的光斑,还有空气中微小的粒子浮尘,特别是古色古香的家具,还有自己所在的精雕细琢紫檀床榻,以及绣着鸳鸯戏水、针线巧夺天工的锦缎被面,忽然摇了摇头。 “肯定是在做梦!” 这是吴明的第一反应,旋即他的第二反应就是:“这古代的梦好真实……” 一边想着,他一边掐了掐自己的脸蛋,又尝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