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歉(1/2)


    李蓉听着裴文宣的话,她静静注视他。
    
    她脑中一时有些乱,裴文宣的话,她听明白,又有些不明白。
    
    裴文宣喜欢过她,这事儿她早就知道。
    
    可裴文宣说他不喜欢秦真真,这就有些出乎她意料了。
    
    她思索了许久,知道此刻自己心绪杂乱,不适宜做决定,有太多情绪在她心里翻腾,于是她统统克制下来,只道:“你说的我会考量,先上马车回去吧。”
    
    说着,她吩咐了旁边人:“来人,回吧。”
    
    裴文宣不说话,他站在马车边上,李蓉放下车帘,闭上眼睛开始小憩。
    
    周边人都赶了回来,车夫看着站在一边不动的裴文宣,有些犹豫道:“驸马,您还不上去吗?”
    
    裴文宣低着头,他站在马车边上,他不想再见李蓉。
    
    他觉得李蓉像是一块捂不热的冰,滴不穿的石,他再怎么努力,那个人永远不会回应半分。
    
    他有些疲惫,站在原地许久,终于听到李蓉声音从里面传来:“还不走吗?”
    
    裴文宣一时失去了争执的力气,掀起帘子进了马车。
    
    进马车之后,李蓉坐在一边,裴文宣坐在一边,两人静静坐着,一直没说话。
    
    李蓉闭着眼睛,缓着情绪。
    
    许久后,她将裴文宣的话笑话完毕,才慢慢睁开眼睛,看向裴文宣。
    
    “你方才说的话,我都想过了。之前的事,是我冒昧。”
    
    裴文宣不说话,李蓉缓声道:“你与秦真真的事情,实际我并不清楚,当年我只知道你心里有过她,后来你移情别恋喜欢我,你觉得痛苦,既然你痛苦,我也不想要这样一分为二的感情,所以我便选择离开,我以为我走了之后,你就可以把心思完全放在她身上。”
    
    裴文宣低着头,听着李蓉解释:“后来她走得早,我一贯知道,活人不能同死人争,我想着她死了,无论如何你当觉得遗憾。毕竟你和她多年感情,而我们在一起,从开始到结束,也不过一年。”
    
    李蓉语调平缓,是她独有的温和。然而就这样平静的、温和的、不带半分情绪的语调,却就直接扎在了裴文宣心里。
    
    他心中清楚,一个人能够如此从容说着过去的事,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她放下了过去的事。
    
    可是当他意识到这个人放下的时候,他便觉得有种说不出的酸涩涌了上来。
    
    李蓉见他低头不言,也不知他是什么情绪,她只觉此刻的裴文宣与平日不一样,她便带了少有的耐心,慢慢道:“你和她本应算天作之合,算一份良缘,只是当年因我赐婚之事扰了你的局,不然以你的才能,当年虽然她暂时退了你的婚,但你想争,也能很快争回来。这一世重来,我们两如今也算得上好友,你心里为我盘算,我也想对你好些,所以才多做了一些。”
    
    说着,李蓉笑起来:“更何况,你不也想着帮我和苏容卿做媒吗?咱们也算扯平了,你别这么小气呀。”
    
    裴文宣不说话,他心口闷得发慌。
    
    他觉得自己有无数话想说,那些话积攒了好多年,可他从来没说过,如今骤然开了口,就像是溢出来一般,全都挤在了唇齿之间。
    
    李蓉想了想,蹲到他跟前去,仰头瞧他:“有这么难过吗?”
    
    “李蓉,”裴文宣哑声开口,“我们在一起后,我从来没和秦真真私下说过话。”
    
    李蓉没想过裴文宣开口就是说这个,她一时有些尴尬,她本想说其实说这些也没什么意思,但看裴文宣神色,又觉得他似乎是很想说这些。
    
    于是她蹲在他面前,也没阻拦,只是低低应了一声道:“哦……”
    
    “他嫁给李川,按理说我是不该管,但那时候她过得太难,她兄长又不在,所以我帮了她几次,其他我没做过什么。”
    
    “额……我知道了。”
    
    李蓉听裴文宣认真说这些,不知道为什么,慢慢竟然觉得有些想笑。
    
    可她不敢刺激裴文宣,只能道:“我后来让人查过的,我都清楚,她毕竟还是我弟弟的侧妃,若你们当真有苟且,我容这么多。”
    
    “你那时候问我是不是喜欢她,我真的不知道。后来我知道了,你又总和我吵架。我每次想和你和好,”裴文宣说着,语调有些委屈起来,“你就说话刺我,你说话太伤人了!”
    
    “那我对不住你了,”李蓉忍不住了,笑起来道,“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还记得这么清楚?”
    
    “后来你喜欢苏容卿,我知道,”裴文宣抬起头来,他看着她,艰难笑起来,“你喜欢他,你们就在一起吧。反正错在于我,我也活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