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石网 > 飞花艳想-樵云山人 > 第六回 合欢亭梦逢巫女(1/3)

第六回 合欢亭梦逢巫女(1/3)

作者:飞花艳想-樵云山人 返回目录
    诗曰:



    淡云疏雨恣高唐,一种幽情梦中。



    漫说黄梁清俗士,试看蝴蝶化周郎。



    红楼粉面原虚幻,翠阁蛾眉半醉乡。



    莫向风沉意乐,离迷魂断楚襄王。



    却说柳友梅只为心上想着那二美人,左思右想了一回,不免神思困倦,才朦胧睡。忽走到一座园,四周木,一带槿篱环抱着曲池,流潆绕着石径。斜桥半中间高高的起一座亭子,那亭子靠着一块太湖石。太湖石畔,罩着一大株绿萼梅,玲珑曲折,香气纷披。柳友梅飘飘然随着池畔曲栏,一径从石路上湾湾的走过板桥。只见那些牡丹亭、芍药栏、大香棚、蔷薇架、木樨轩,周阑绕着那座亭子,亭子上梅如雪,香气连云。柳友梅徘徊不忍别。正是:



    似随残雾似随潮,岸依然旧板桥。



    竹径朱扉风半启,纸窗梅影月空摇。



    红余珊枕钗寒禺,绿闇东墙韵冷箫。



    梦里只疑身是阮,阶前妬杀翠云条。



    柳友梅到得亭子边,心上恍恍惚惚,就于那亭子下面,小石磴上,坐憩片时。只见亭子上写着“合欢亭”三字,两行挂着一对联,就是柳友梅自己的诗句:“吟成白雪心如素;梦到梅香也清。”柳友梅看见,吟罢,心下想道:“原来这里却有人写着我得意的诗句,只可惜那样一个仙源,恨无仙子过耳。”心下才这般想,但听得半空中,一派仙乐,声音嘹亮。柳友梅侧耳听来,但听得:



    悠扬逸响,分明皎月度琴声;宛转清音,一似冷月飘笛韵。幽情欲动处,乍疑司马遇文君;曲韵听来时,还拟张生狎崖女。新声送高唐梦,化作巫山一片云。



    柳友梅方才听罢,抬头仰望,只见几个青衣拥着两个仙女,乘云冉冉而下。一个身穿着缟素衣裳,驾着一朵红云;一个身穿着淡绿色衣,手执碧玉如意,俱从半空中堕将下来。



    柳友梅此时,心下又惊又喜,不免仔细定睛一看,心下尚依稀仿佛记得像那舡上相逢的二美人,暗喜道:“吾柳友梅不知何缘,与二美人便在这里相逢。”遂上前问道:“敢问仙姬,降临何处,因什到此?”那白衣的女子道:“妾乃瑞云六仙子是也。”那绿衣的女子道:“妾乃碧玉五仙子是也。与郎君共有姻缘之分,故尔到此。”白衣女子道:“且待妾开却门与仙郎欢会。”说罢,将长袖从石壁上一拂,只见石壁内就现出两扇朱扉,内中雕栏画槛,瑶草奇,迥非人境。那白衣女子道:“仙郎请进。”柳友梅听得,喜出望外,便笑脸相迎,二女子亦携手相邀,同中。怎见得房的好处?但见:



    绣帘飘动,锦帐高张。排列的味味珍羞,尽是琼浆玉液;端供着煌煌炬烛,赛过火树银。香焚兰麝,暗消宋玉之魂;衾抱鸳鸯,深锁襄王之梦。微露处,笑看西子玉床横;醉眼俏传时,娇摱杨妃睡起。正是未曾身到巫山峡,雨意云情已恣浓。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相关小说
天下第九2038年3月11日。 这一天将是所有地球人类都无法忘记的一天,就是在这一天,地球旁边忽然多了一颗星球。无论是公转还是自传,这颗星球和地球都完全相同,还很有可能是一颗生命星球。 也就是说太阳系突兀的多了一颗行星,这颗行星距离地球比火星要近的太多了。原来火星算是太阳系的第四行星,自从这颗新的星球到来后,火星变成了第五行星。 这颗太阳系行星出现后,地球几乎所有有能力的国家都派出了最强大的航天团队和科学... 寻爱觅情容堇盛西岩盛辉国际总部的小型会议室里,容堇正捏着一把汗。 她没想到来应聘一个小小的保洁员,竟然会惊动总裁盛西岩面试,而且盛总提出的问题实在是…… “你喊两声我听听。” 盛总隔着两米宽的白色办公桌,面色带着三分笑意,话说的很轻佻,语气却并不猥琐。 容堇抬头和他对望了一眼,正撞上他幽暗的深灰色眸子。 他没开玩笑。 容堇赶紧低下头,没敢应声。 于是盛总绕过了办公桌,俯下身,双臂按在她的椅子扶手上,沉... 师尊太好强云隐宗,神锋巅。 素来宁静的宗门清修之地,如今黑云压顶。时不时,翻涌的云层间有亮紫色的雷光钻出,向着山顶上不知名处劈去。 说来奇怪,这雷光虽然声势浩大,但却只聚在山顶,山脚下除了起一些风外,并无异相。 虽然无碍,但这漫山的隆隆雷声,听起来还是怪吓人的。 山脚下正在清扫山路的外门新弟子,看着山峰上天雷滚滚,不由得抱着扫帚瑟瑟发抖。 旁边的另一位老弟子见状,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没事... 聊斋之快刀“儿啊,缺什么都不能缺银子,大英雄手中刀劈山碎石,也挡不住饥寒穷三个字。”这是母亲去世时,对段初说的最后一句话。 这一年,江北初雪突来,下了两天两夜。 腊月二十二,彭州府境内骑龙山,寒风凛冽雪花飘舞。 段初头戴斗笠身穿黑衣,在山路上顶风冒雪前行。 彭州府天字号死囚,被皇帝钦批斩立决的悍匪谢羽文,下雪时趁机越狱。 谢羽文越狱后还趁着大雪,潜入骑龙山深处。 本来谢羽文该由段初操刀,两天后在... 嫁偶天成姜绾做梦也没有想过她会有穿越的一天。 这种只存在里的荒诞之事竟然发生在她身上了。 可眼前古色古香的屋子,跪在地上嘤嘤抽泣的小丫鬟,还有她被捆的严实挣脱不开的双手双脚以及肩膀处的隐隐疼痛无一不在告诉她—— 这不是梦。 她真的穿越了。 在拥堵的走路都比开车快的市中心和人追了个尾,脑门不小心磕在了方向盘上,顶破天一个轻微脑震荡的伤,她却睁开眼睛成了河间王府唯一的姑娘。 这么随便都能穿越,不是... 叶轻魂林如霜第1章龙王归来 五月的金陵,微风和煦,广玉兰花开,正是一年中最美好的时节。 此时,玄武机场前人山人海,喜迎来自四面八方的游客。 “还是祖国的车尾气闻着舒服啊!” 叶轻魂刚走出候机大厅,就展开双臂,对着家乡的青山绿水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 “神经病吧,差点摸到我!” “看他穿的土不拉几的,还有钱坐国际航班?” 路人纷纷侧目而视,一副看不起叶轻魂的样子。 见状,叶轻魂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 花都最狂弃少“二少爷,求求您卖给老朽一个面子,跟我们回家吧!” “现在许家人才凋零,请您一定要回去主持大局!” “老朽,给您跪下了!” 一众人当即跪在许强面前。 而许强目光如炬,眼神中没有丝毫感情。 他目视远方,冷冷道: “两年前,爷爷听信大哥的谗言,要把我赶出家门,许家上上下下,谁曾为我求情? 李管家,你是不是忘记了?当日,正是你亲自把我轰赶出许家! 现在许家人才凋零,与我有什么关系?都给我... 秦朗林馨儿*夜晚,江州市某条公路上。一辆乳白色的奥迪tt飞驰而过,在月光下犹如一匹银色骏马。车中,林馨儿洁白如玉的双手紧握方向盘,一双如水般的眸子中愁云密布,通过后视镜撇了一眼坐在后面的男人。那是她的丈夫秦朗,因为扫黄被抓进局子,刚刚被她担保出来。此刻,一脸淡然的秦朗却满腹思绪,内心波涛汹涌。“这是两百年前的地球?我竟然重生了?”“当初我被人陷害抛下悬崖,幸好遇到师傅子牙仙尊路过地球,出手相救。后来我跟随师... 最强神医狂妃以我天下为礼,聘你永世为妻,碧落黄泉,千古相随——夜寻。 - 风云山。 天色昏暗,小雨淅淅沥沥的下着。 痛! 全身都在痛! 白星颜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 她是被痛醒的。 仿佛曾有人吸取了她身上的血和力气,狠狠虐了她一把。 她在哪? 这是什么地方? 意识清醒间,听到有人在说话。 “白星颜,没想到你也有今天。终于把你所有的修为吸食干净了。这吸灵大法还真是厉害,纵然天才如你,不也废... 韩妃蓉“砰砰砰”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丁毅。 丁毅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在一间灰暗的出租屋内。 屋内空间很狭小,连十平米都不到。 除了一张铁板床和红漆木桌外,再无其他摆设。 看着眼前完全陌生的环境,丁毅眼里没有丝毫意外。 因为在‘死’之前,他就已经作好了心理准备。 只是脑海中的记忆还有些混乱,丁毅还不知道,这具新转世之身的身份。 是的,丁毅占据了这具躯体,或者也可以叫‘夺舍’。 丁毅已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