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石网 > 飞花艳想-樵云山人 > 第七回 假张良暗计图连理(1/2)

第七回 假张良暗计图连理(1/2)

作者:飞花艳想-樵云山人 返回目录
    诗曰:



    闲将青史闷难禁,古古今今事业深。



    谋似子房怀隐恨,智如诸葛泪余襟。



    月当圆处还须缺,若秾时便被侵。



    可笑愚痴终不悟,几番机变几番心。



    却说张良卿因一时酒后兴高,便没心把雪小姐的心事,都对柳友梅说了。后见柳友梅再三留意,又见诗句清新,到第二日起来,倒想转来,心下到有几分不快,因走到亭子中来。只见李君文蓬着头,背剪着手,走来走,像有心事的。张良卿见了道:“老李,你想什么?”李君文也不答应。张良卿走到面前,李君文恼着脸道:“我两个是聪明人,平日间自道能赛张良,胜诸葛,今日为何做这样糊涂事起来?”张良卿道:“却是为何?”李君文道:“昨夜那姓柳的,又非亲,又非故,不过是一时乍会,为何把真心话,通对他说了,况他年又少,人物又生得风流逸秀,诗又做得好,他晓得这个消息,却不是鸿门宴上放走了沛公!我们转要与他取天下了。好不烦难么!”张良卿道:“小弟正在这里懊悔,来与你商议,如今却怎生区处?”李君文道:“说已说了,没什计较挽回。”张良卿道:“昨夜我也醉了,不知他的诗,必竟与我如何,拿来再细看看。”李君文遂在书架上取下来,二人同看了一回,面面相觑。张良卿道:“这诗反复看来,倒像是比我的好些。我与你莫若窃了他,一家一首,送到府里,燥脾一燥脾,风光一风光,有何不可?小柳来寻时,只回他不在便了。”李君文道:“小弟昨夜要他做第二首,便已有心了,今仔细思量,还有几分不妥。”张良卿道:“有什么不妥?”李君文道:“我看那柳月仙,小小年纪,也像个色中饿鬼,他既晓得这个消息,难道倒罢了不成?况他又是钱塘学里,他若自写了,一对出来,我们转是抄旧卷了,那时便有许多不妙。”张良卿道:“兄所言亦是。却又有一计在此,何不央央学里的周斋夫,叫他收诗的时节,但有柳月仙的名字,便藏匿过了,不要与他传进,难道怕他飞了进不成?”李君文道:“此计甚妙!但只是诗不传进,万一府里要他,到学里查起来,这事反为不美。就是柳月仙见里面不回绝他,终不心死。到不如转同他做个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计罢。”张良卿道:“怎么一个明修暗度?”李君文道:“只消将这两首诗通来写了自家的名字,却把兄昨日做的,转写了柳月仙的名字,先暗暗送与周斋夫,与他约通了,然后约同了柳月仙,当面各自写了,一同送。那周斋夫自然一概收侍。这叫做‘明修栈道’了,却暗暗挽周斋夫换了送。那小姐若看见了你的诗好,自然把柳月仙遗弃了。那时他自扫兴而,兄便稳取荆州了。这不是‘暗度陈仓’么?”张良卿听了,满心欢喜道:“好算计,好算计!求要求韩信,拜要拜张良,毕竟兄有主意!只是要速速为之。周斋夫那里,却叫那个好。”李君文道:“这个机密事,如何叫得别人?须是小弟自。只是老周是个利徒,须要破些钞,方得事妥。”张良卿道:“成大事者,不惜小费,这个如何论得!称二两头与他,许他事成再谢。”李君文道:“二两也不少了。”张良卿只得袖了二两银子,用封筒封了,就将柳友梅二首诗,用上好笺,细细写了,落了自家的名字;转将自家的诗,叫李君文写了,作柳友梅的,却不晓得柳友梅的名字,只写着“柳月仙题”。写完了,李君文并银子同放在袖中,一径到钱塘学里来,寻周斋夫。正是:



    损人偏有千般巧,利己仍多百样。



    谁识者天张主定,千百巧总徒然。



    原来这周斋夫,姓周名荣,乃是钱塘学里的一个老值路,绰号叫做“周酒鬼”,为人喜杀的是白物,耽杀的是黄汤;但见了银子,连命也不顾;倘拿着酒杯,便头也割下来。凡有事央他,只消一壶酒、一个纸包皮皮,随你转递文字、卖嘱秀才这些险事也都替你做了。



    这日李君文来寻他,恰好遇他在学门前,背着身子数铜子,叫小的买酒。李君文到背后,轻轻的将扇子在他肩上一敲,道:“老周,好兴头!”周荣回转头来,看见李君文,笑道:“原来是李相公。李相公下顾,自然兴头了。”李君文道:“要兴头也在你老周身上。”周荣听见口中是上门生意,便打发了小的,随同李君文走到转湾巷里,一个小庵来坐下,因问道:“李相公有何见谕?”李君文道:“就是前日诗题一事,要你用情一二。”周荣道:“这不打紧,只要做了诗,我与李相公送到府里就是了。”李君文道:“诗已在此,只是有些委曲?要你用情,与我周旋。”周荣道:“有什委曲?只要在下做得来的,再无不周旋。”李君文就在袖子里摸出那两幅笺道:“这便是做的两首诗,一首是敝相知张兄的,一个是个柳朋友的,通是本学。老周你通收在袖里,过一会,待他二人亲送诗来,烦老周将他的原诗藏起,只将此二诗送与府里。这便是你用情处了。”周荣笑道:“这等说来,想是个掉绵包皮皮的意思了。既是李相公吩咐了,又通是本学的相公,怎好推辞作难?只凭李相公罢了!”李君文来时,在路上已将二两头称出一两,随将一两头,递与周荣,道:“这是张相公一个小东,你可收下,所说之事只要你知我知,做得干净相,倘后有几分侥幸,还有一大块在后面哩!”周荣接着包皮皮儿,便立身来说道:“既承相公盛情,我即同李相公到前面酒楼上,领了他的情何如?”李君文道:“这到不消了。张敝友在家候信,还要同来,耽阁不得了,容改日待我再请你罢!”周荣道:“既是今日就要干正经,连我酒也不吃了,莫要饮酒恨他的事。”李君文道:“如此更感雅!”遂别了周荣,忙忙来回復张良卿。



    此时张良卿已等得不耐烦,看见李君文来了,便即着问道:“曾见那人么?”李君文道:“刚刚凑巧,一到就撞见,已与他说通了。怎么小柳还不见来?”正说不了,只见柳友梅从园门边走进来。原来柳友梅只因昨夜思量过度,梦魂颠倒,起来迟了;又因与静如和尚细谈一朝,梳洗毕,吃了饭,到张家园来,已是日午了。



    三人相见过,张良卿道:“月仙兄为何此时才来?”柳友梅道:“因昨夜承二兄厚,多饮了几杯,因此来迟,得罪!”李君文笑道:“想是不要看雪小姐的新诗了?小弟今早倒已觅得在此。”柳友梅道:“原来兄不失信,既如此,乞赐一观。”李君文道:“看便看,只是我三人的诗,也要送了。今早学里来催,今晚可同送罢。”柳友梅道:“承二兄见挚,更感雅。”李君文就在拜箧中取出一幅笺,递与柳友梅道:“这便是雪小姐的诗了。”柳友梅接来一看,只见上写一首七言律诗:



    石径烟染绿荫凉,柳拖帘影透疏香。



    时燕子怜王谢,今日桃赚阮郎。



    半枕梦魂迷蚨蝶,一幽恨避鸳鸯。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相关小说
天下第九2038年3月11日。 这一天将是所有地球人类都无法忘记的一天,就是在这一天,地球旁边忽然多了一颗星球。无论是公转还是自传,这颗星球和地球都完全相同,还很有可能是一颗生命星球。 也就是说太阳系突兀的多了一颗行星,这颗行星距离地球比火星要近的太多了。原来火星算是太阳系的第四行星,自从这颗新的星球到来后,火星变成了第五行星。 这颗太阳系行星出现后,地球几乎所有有能力的国家都派出了最强大的航天团队和科学... 寻爱觅情容堇盛西岩盛辉国际总部的小型会议室里,容堇正捏着一把汗。 她没想到来应聘一个小小的保洁员,竟然会惊动总裁盛西岩面试,而且盛总提出的问题实在是…… “你喊两声我听听。” 盛总隔着两米宽的白色办公桌,面色带着三分笑意,话说的很轻佻,语气却并不猥琐。 容堇抬头和他对望了一眼,正撞上他幽暗的深灰色眸子。 他没开玩笑。 容堇赶紧低下头,没敢应声。 于是盛总绕过了办公桌,俯下身,双臂按在她的椅子扶手上,沉... 师尊太好强云隐宗,神锋巅。 素来宁静的宗门清修之地,如今黑云压顶。时不时,翻涌的云层间有亮紫色的雷光钻出,向着山顶上不知名处劈去。 说来奇怪,这雷光虽然声势浩大,但却只聚在山顶,山脚下除了起一些风外,并无异相。 虽然无碍,但这漫山的隆隆雷声,听起来还是怪吓人的。 山脚下正在清扫山路的外门新弟子,看着山峰上天雷滚滚,不由得抱着扫帚瑟瑟发抖。 旁边的另一位老弟子见状,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没事... 聊斋之快刀“儿啊,缺什么都不能缺银子,大英雄手中刀劈山碎石,也挡不住饥寒穷三个字。”这是母亲去世时,对段初说的最后一句话。 这一年,江北初雪突来,下了两天两夜。 腊月二十二,彭州府境内骑龙山,寒风凛冽雪花飘舞。 段初头戴斗笠身穿黑衣,在山路上顶风冒雪前行。 彭州府天字号死囚,被皇帝钦批斩立决的悍匪谢羽文,下雪时趁机越狱。 谢羽文越狱后还趁着大雪,潜入骑龙山深处。 本来谢羽文该由段初操刀,两天后在... 嫁偶天成姜绾做梦也没有想过她会有穿越的一天。 这种只存在里的荒诞之事竟然发生在她身上了。 可眼前古色古香的屋子,跪在地上嘤嘤抽泣的小丫鬟,还有她被捆的严实挣脱不开的双手双脚以及肩膀处的隐隐疼痛无一不在告诉她—— 这不是梦。 她真的穿越了。 在拥堵的走路都比开车快的市中心和人追了个尾,脑门不小心磕在了方向盘上,顶破天一个轻微脑震荡的伤,她却睁开眼睛成了河间王府唯一的姑娘。 这么随便都能穿越,不是... 叶轻魂林如霜第1章龙王归来 五月的金陵,微风和煦,广玉兰花开,正是一年中最美好的时节。 此时,玄武机场前人山人海,喜迎来自四面八方的游客。 “还是祖国的车尾气闻着舒服啊!” 叶轻魂刚走出候机大厅,就展开双臂,对着家乡的青山绿水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 “神经病吧,差点摸到我!” “看他穿的土不拉几的,还有钱坐国际航班?” 路人纷纷侧目而视,一副看不起叶轻魂的样子。 见状,叶轻魂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 花都最狂弃少“二少爷,求求您卖给老朽一个面子,跟我们回家吧!” “现在许家人才凋零,请您一定要回去主持大局!” “老朽,给您跪下了!” 一众人当即跪在许强面前。 而许强目光如炬,眼神中没有丝毫感情。 他目视远方,冷冷道: “两年前,爷爷听信大哥的谗言,要把我赶出家门,许家上上下下,谁曾为我求情? 李管家,你是不是忘记了?当日,正是你亲自把我轰赶出许家! 现在许家人才凋零,与我有什么关系?都给我... 秦朗林馨儿*夜晚,江州市某条公路上。一辆乳白色的奥迪tt飞驰而过,在月光下犹如一匹银色骏马。车中,林馨儿洁白如玉的双手紧握方向盘,一双如水般的眸子中愁云密布,通过后视镜撇了一眼坐在后面的男人。那是她的丈夫秦朗,因为扫黄被抓进局子,刚刚被她担保出来。此刻,一脸淡然的秦朗却满腹思绪,内心波涛汹涌。“这是两百年前的地球?我竟然重生了?”“当初我被人陷害抛下悬崖,幸好遇到师傅子牙仙尊路过地球,出手相救。后来我跟随师... 最强神医狂妃以我天下为礼,聘你永世为妻,碧落黄泉,千古相随——夜寻。 - 风云山。 天色昏暗,小雨淅淅沥沥的下着。 痛! 全身都在痛! 白星颜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 她是被痛醒的。 仿佛曾有人吸取了她身上的血和力气,狠狠虐了她一把。 她在哪? 这是什么地方? 意识清醒间,听到有人在说话。 “白星颜,没想到你也有今天。终于把你所有的修为吸食干净了。这吸灵大法还真是厉害,纵然天才如你,不也废... 韩妃蓉“砰砰砰”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丁毅。 丁毅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在一间灰暗的出租屋内。 屋内空间很狭小,连十平米都不到。 除了一张铁板床和红漆木桌外,再无其他摆设。 看着眼前完全陌生的环境,丁毅眼里没有丝毫意外。 因为在‘死’之前,他就已经作好了心理准备。 只是脑海中的记忆还有些混乱,丁毅还不知道,这具新转世之身的身份。 是的,丁毅占据了这具躯体,或者也可以叫‘夺舍’。 丁毅已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