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石网 > 飞花艳想-樵云山人 > 第十一回古寺还金逢妙丽(1/2)

第十一回古寺还金逢妙丽(1/2)

作者:飞花艳想-樵云山人 返回目录
    诗曰:



    由来方寸可耕耘,拒色还金忆古人。



    仗义自能轻施与,钟情原不在身亲。



    百年永遂风流美,一夜相逢命真。



    不是才多兼德至,枝已泄几分。



    却说柳友梅自遇了梅、雪二小姐的姻缘,心上巴不能个早登了云梯月殿,成就了凤友鸾交。哪晓得半中间梅公一变,如玉小姐扶柩回金陵。翌日与雪太守话别后,别了竹凤阿,自己同抱琴一径到学院前,寻个下处歇了。心上好生忧闷,暗想道:“我只道佳人已遇,只要功名到手,遂了吾母之志,应验了‘金榜题名’,然后‘房烛’的两语,谁料半中间忽起了这段风波。如今功名未卜何如,玉人又东西飘泊,不知寻梅问柳的姻缘又在何日相逢矣。”心下这般想,便没心绪起来,倒把为功名的心灰冷了一半。没奈何只得叫抱琴跟了出外闲步。



    行了三四里,忽到一座古寺,进得寺门,门前一尊伽蓝就是大汉关帝像。柳友梅拜了两拜,想到前在棲云庵曾把姻缘问过神圣,许我重结鸳鸯的签诀,今果有验,但日下姻缘尚在未定之天,何不再问一问。想了一想,仍旧祷告了,就将签筒摇了几摇,不一时,求上一签,只见依旧是棲云庵的签诀。柳友梅看毕想道:“若如此签便不患玉人飘泊矣。”拜谢过,便走进寺中,但见古树笼葱,禅房寂静,鸟鸣隔叶,落空苔,并无一人。遂步到正殿上来,只见佛座侧边失落一个白布搭包皮皮,抱琴走上拾起,一看内中沉沉有物,抱琴连忙拿与柳友梅,打开一看,却是四大封银子,约有百余金。柳友梅看毕,便照旧包皮皮好,叫抱琴束在腰间,心下想一想,对抱琴道:“此银必是过往人偶然遗亡或匆忙失落的,论起理,我该在此候他来寻,交付与他,方是丈夫行事。只是我考期在即,哪里有功夫在此守候,却如何区处?莫若交与寺僧,待他还罢。”抱琴道:“相公差了,如今世上哪有好人!我们了,偏寺僧不还,哪里对?却不辜负了相公一段好意。既要行此骘事,还是等他一等为妙。”柳友梅道:“你也说得是。”只得没法,两人在寺中盘桓了一回,又往寺外来,探望了半日,只见日色已西,并无人来。柳友梅见天已渐暮,心上好生不耐烦。



    直到抵暮,只见一个老妇踉跄而来,情甚急遽,忙进寺门到正殿上。柳友梅就随后进来看他,但见在佛殿上、佛座前四下一望,便顿足道:“如此怎了,如此怎了!佛天,佛天!料我命也活不成了。”不免呜呜咽咽哭将起来。柳友梅见老妇如此,忙上前问道:“老妈妈,你为着什来,如此情急?”老妇道:“相公听禀,老身因拙夫为盗相板,现今系狱,冤审赃银一百二十两,要纳银赎罪。昨日没奈何,只得把一小女卖与一位客人为妾,得过价银一百两,那客人也怜我夫主无辜受祸,分外身价之外助银二十两,尚少三十。今早才领银回家,不道路上遇了公差,老身被他慌,只得隐避过了,到此寺中,把银放在佛座下。避过公差,老身忙出寺门,竟忘取了银子,到家想着,急急寻来,已自不见,一定已落他人,眼见我一家命都活不成了。”老妇一边说,一边下泪,说罢又大哭起来。



    柳友梅道:“原来如此,你不须啼哭,幸喜银子我拾得在此,我已等你一日了。只问你银子是几封?何物或贮的?”老妇道:“银子是四封,外面是白布搭包皮皮。”柳友梅道:“不差。”就叫抱琴在腰间解出交与老妇道:“如今收好了。”妇人见有了原银,喜出望外,便拜倒地下道:“难得相公这样好人,只是叫老身何以补报!求相公到舍下,叫我小儿小女一家拜谢相公。”柳友梅道:“天色已暮,我就要归寓了。”老妇道:“相公尊寓却在何所?”柳友梅道:“在学院前”。老妇道:“老身家里也就在学院东首一带槐柳底下,相公正好到寒舍作寓,待老身补报万一。”柳友梅因天色已夜,就一径归。老妇就随后追来,抱琴也跟着。



    不一时已到院东一带槐柳树下,就是老妇的门首了。老妇死也要留柳友梅进,柳友梅望见自己寓所已近在西首,只得进一遭。老妇迎进了。柳友梅坐在中间一个小小草堂里面,但听得内边呜呜咽咽,像个女子哭声,甚是凄楚悲凉,正是:



    如怨如慕,如泣如诉。情悲欲绝处,定然薄命之红颜;肠断几迥时,疑是孤舟之嫠妇。余音听到凄其处,事不关心也觉愁。



    柳友梅听到伤心,不觉自己也堕下泪来,转沉吟不动身了。抱琴走进道:“夜已黄昏,相公好回寓了。”柳友梅才要起身,只见老妇已点出灯来,随后便领出十余岁的孩子,年方二八的一个女儿。就叫女儿:“你且拭干了泪眼,拜了大恩人!”柳友梅连忙走开,那孩子与女子是扑地四拜。柳友梅一眼看看那女子,只见那女子生得如似玉美艳异常。但觉:



    纤腰婀娜,皎如玉树风前;粉面光华,宛似素梨月下。泪痕余处,乍疑微雨润容;眉黛锁愁时,还拟淡烟凝柳叶。捧心西子浑如许,远嫁昭君近也非。



    柳友梅看了,不觉魂消了半晌。便问道:“妈妈,方才的令就是日间所言的么?”老妇人含着泪道:“正是,只因他心上不愿嫁那客人,为此在里面啼哭。”柳友梅道:“果然可惜了你女儿。”老妇道:“也是出于无奈,老夫妇止生得一子一女,实实是舍不得的。”柳友梅道:“这个自然,只是今晚我要回寓,明日你可到我寓中,我有话与你说。”说罢,柳友梅就要回,老妇苦留不住,只得放柳友梅回寓了。



    柳友梅独在寓中,心下想道:“我只道美貌佳人天下必少,不料今日还金之后,又遇着如此一个倾国倾城的女子。只可惜红颜薄命,就要遗落外乡,我何计以救之?约算囊资,尚有百金,只不能足三五之数,想了一想道:“有了,不免写一字到竹凤阿处,暂借应用。救人患难,也说不得了。”次早便写书叫抱琴到竹凤阿家里了。自己把囊资约算,足有百金,便准等老妇来。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相关小说
天下第九2038年3月11日。 这一天将是所有地球人类都无法忘记的一天,就是在这一天,地球旁边忽然多了一颗星球。无论是公转还是自传,这颗星球和地球都完全相同,还很有可能是一颗生命星球。 也就是说太阳系突兀的多了一颗行星,这颗行星距离地球比火星要近的太多了。原来火星算是太阳系的第四行星,自从这颗新的星球到来后,火星变成了第五行星。 这颗太阳系行星出现后,地球几乎所有有能力的国家都派出了最强大的航天团队和科学... 寻爱觅情容堇盛西岩盛辉国际总部的小型会议室里,容堇正捏着一把汗。 她没想到来应聘一个小小的保洁员,竟然会惊动总裁盛西岩面试,而且盛总提出的问题实在是…… “你喊两声我听听。” 盛总隔着两米宽的白色办公桌,面色带着三分笑意,话说的很轻佻,语气却并不猥琐。 容堇抬头和他对望了一眼,正撞上他幽暗的深灰色眸子。 他没开玩笑。 容堇赶紧低下头,没敢应声。 于是盛总绕过了办公桌,俯下身,双臂按在她的椅子扶手上,沉... 师尊太好强云隐宗,神锋巅。 素来宁静的宗门清修之地,如今黑云压顶。时不时,翻涌的云层间有亮紫色的雷光钻出,向着山顶上不知名处劈去。 说来奇怪,这雷光虽然声势浩大,但却只聚在山顶,山脚下除了起一些风外,并无异相。 虽然无碍,但这漫山的隆隆雷声,听起来还是怪吓人的。 山脚下正在清扫山路的外门新弟子,看着山峰上天雷滚滚,不由得抱着扫帚瑟瑟发抖。 旁边的另一位老弟子见状,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没事... 聊斋之快刀“儿啊,缺什么都不能缺银子,大英雄手中刀劈山碎石,也挡不住饥寒穷三个字。”这是母亲去世时,对段初说的最后一句话。 这一年,江北初雪突来,下了两天两夜。 腊月二十二,彭州府境内骑龙山,寒风凛冽雪花飘舞。 段初头戴斗笠身穿黑衣,在山路上顶风冒雪前行。 彭州府天字号死囚,被皇帝钦批斩立决的悍匪谢羽文,下雪时趁机越狱。 谢羽文越狱后还趁着大雪,潜入骑龙山深处。 本来谢羽文该由段初操刀,两天后在... 嫁偶天成姜绾做梦也没有想过她会有穿越的一天。 这种只存在里的荒诞之事竟然发生在她身上了。 可眼前古色古香的屋子,跪在地上嘤嘤抽泣的小丫鬟,还有她被捆的严实挣脱不开的双手双脚以及肩膀处的隐隐疼痛无一不在告诉她—— 这不是梦。 她真的穿越了。 在拥堵的走路都比开车快的市中心和人追了个尾,脑门不小心磕在了方向盘上,顶破天一个轻微脑震荡的伤,她却睁开眼睛成了河间王府唯一的姑娘。 这么随便都能穿越,不是... 叶轻魂林如霜第1章龙王归来 五月的金陵,微风和煦,广玉兰花开,正是一年中最美好的时节。 此时,玄武机场前人山人海,喜迎来自四面八方的游客。 “还是祖国的车尾气闻着舒服啊!” 叶轻魂刚走出候机大厅,就展开双臂,对着家乡的青山绿水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 “神经病吧,差点摸到我!” “看他穿的土不拉几的,还有钱坐国际航班?” 路人纷纷侧目而视,一副看不起叶轻魂的样子。 见状,叶轻魂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 花都最狂弃少“二少爷,求求您卖给老朽一个面子,跟我们回家吧!” “现在许家人才凋零,请您一定要回去主持大局!” “老朽,给您跪下了!” 一众人当即跪在许强面前。 而许强目光如炬,眼神中没有丝毫感情。 他目视远方,冷冷道: “两年前,爷爷听信大哥的谗言,要把我赶出家门,许家上上下下,谁曾为我求情? 李管家,你是不是忘记了?当日,正是你亲自把我轰赶出许家! 现在许家人才凋零,与我有什么关系?都给我... 秦朗林馨儿*夜晚,江州市某条公路上。一辆乳白色的奥迪tt飞驰而过,在月光下犹如一匹银色骏马。车中,林馨儿洁白如玉的双手紧握方向盘,一双如水般的眸子中愁云密布,通过后视镜撇了一眼坐在后面的男人。那是她的丈夫秦朗,因为扫黄被抓进局子,刚刚被她担保出来。此刻,一脸淡然的秦朗却满腹思绪,内心波涛汹涌。“这是两百年前的地球?我竟然重生了?”“当初我被人陷害抛下悬崖,幸好遇到师傅子牙仙尊路过地球,出手相救。后来我跟随师... 最强神医狂妃以我天下为礼,聘你永世为妻,碧落黄泉,千古相随——夜寻。 - 风云山。 天色昏暗,小雨淅淅沥沥的下着。 痛! 全身都在痛! 白星颜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 她是被痛醒的。 仿佛曾有人吸取了她身上的血和力气,狠狠虐了她一把。 她在哪? 这是什么地方? 意识清醒间,听到有人在说话。 “白星颜,没想到你也有今天。终于把你所有的修为吸食干净了。这吸灵大法还真是厉害,纵然天才如你,不也废... 韩妃蓉“砰砰砰”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丁毅。 丁毅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在一间灰暗的出租屋内。 屋内空间很狭小,连十平米都不到。 除了一张铁板床和红漆木桌外,再无其他摆设。 看着眼前完全陌生的环境,丁毅眼里没有丝毫意外。 因为在‘死’之前,他就已经作好了心理准备。 只是脑海中的记忆还有些混乱,丁毅还不知道,这具新转世之身的身份。 是的,丁毅占据了这具躯体,或者也可以叫‘夺舍’。 丁毅已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