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石网 > 飞花艳想-樵云山人 > 第十五回 掷金钱喜卜归期(1/2)

第十五回 掷金钱喜卜归期(1/2)

作者:飞花艳想-樵云山人 返回目录
    诗曰:



    天涯海角有穷时,惟有相思无尽期。



    残梦楼头空自忆,离愁底问谁知。



    云山深锁真情恨,风雨翻成薄命词。



    我向鳞鸣占信候,金钱掷破叹归迟。



    却说梅如玉、雪瑞云二小姐,自雪公后,就与雪夫人回苏,原来雪公的旧宅在苏州府桃坞中。回家住下,只要打听雪公的消息。后闻雪莲馨、柳友梅与竹凤阿京挽回了,心下终宽。捱过了残冬,直到岁底才有信来。知雪公的事已渐平安,方觉放心。及至闱,忽报雪莲馨中了进士,柳友梅中了探,母女三人真喜出望外,满心欢畅,只道不日衣锦还乡,便可乘鸾跨凤。哪晓得过了数月,反无音信起来,不知为着何故,母女三人又不胜忧闷。雪老夫人对着二小姐道:“自你父亲后,已近一年,幸天保佑无事,更喜两登科第,实为望外。但不知到今数月,为何反无音信?”瑞云小姐道:“岁忆分袂,临别见青杨如织,今年又望绿柳成,因什缘由,鱼沉雁杳?”如玉小姐蹙着眉,无言无语,半晌才说道:“云山修阻,烟苍茫,徒令人目断长安,不知归舟何日!昔时守孝情长,今觉思亲倍切。”雪夫人道:“我闻银灯频剔,喜占音候,金钗可当,为问归期。何不寻一卜士问之?”二小姐道:“如此甚好。”就叫朝霞在门首看来。



    朝霞走出来,站立门首。不一时,只见一个起课先生,手中摇着课筒过,朝霞一看,只见那先生:



    头顶方巾透脑油,海青穿袖破肩头。



    面皮之上多麻点,颈项旁边带瘿瘤。



    课筒手托常作响,招牌腰挂不须钩。



    谁知外貌不堪取,腹里仙机神鬼愁。



    朝霞立在门内,远远望见他腰间挂着一个小小招牌,上面写道:“李半仙课鬼神,相善麻衣远。”朝霞想道:“这个先生一定又会相面,又会起课的了。”遂叫声:“起课先生,这里来!”那李半仙见有人请他,忙走过来,进了门,走到中堂坐下。朝霞就进,报与夫人、二小姐知道。二小姐就随着夫人一径在厅堂后,来看他起课。



    李半仙见夫人出来,便问道:“夫人要起课么?”雪夫人道:“正是要起课。且问先生就定居在此,还是新来到的?”李半仙道:“在下到处起课,那有定居。前往绍兴、山县了几日,偶到这里。”夫人道:“可认得山新探柳老爷家么?”李半仙道:“柳老爷是我大恩人,夫人却如何认的?”夫人道:“就是我家老爷的小婿,今日起课也是为他。”李半仙道:“如此就是前任杭州府雪太守贵婿。”夫人道:“你为何就晓得?”李半仙道:“柳老爷未中时,曾在舍下住过一宿。在下前日自他家里来。柳老爷真是好人,我曾受他大恩未曾报德。昨我在街上,听得有人传说他出使边庭,不知此信可确。我也要访他一个真信。”夫人惊问道:“为什出使边庭起来?”李半仙道:“在下也不知何故,也是道听途说,不知可真?前日他老夫人也曾叫我起一课,看起来,此信竟像真的。我今因奉他老夫人之命,一路卖卜,进京访问,因此在这里经过,不期又遇了夫人。”雪夫人道:“如此你且与我起一课看。”李半仙就将手中课筒递与朝霞,朝霞送与老夫人。夫人对着天地,暗暗的祈占了一番,仍叫朝霞递还李半仙。李半仙拿在手中,摇来摇,口中念些单单单、折折折,内象三爻,外象三爻的仪文,不多时起成一课。李半仙道:“不知夫人何用?”夫人道:“问归期。”李半仙道:“是个未济卦。未济终须济,日下虽不能归,然终有荣归的日。但妻占夫卦;官爻不发动,倒是子孙文书爻动了,又临腾蛇白虎,一定还有虚惊。自身尚不能归,或是音信,或是子侄,预先有个归来了。”雪夫人道:“只是我老爷的归期在于何日?”李半仙把手抡一抡道:“今年不归,直要等坎离交济,来岁夏之际,方许归期。”雪夫人道:“为何要到来年?”李半仙道:“卦上是这般发见,连我也不知其中缘故。我只据理直谈便了。”夫人又叫朝霞取过课筒,又祷一番,递与李半仙。李半仙重排爻象,早又起成一课,却是个姤卦。李半仙道:“夫人这又何用?”雪夫人道:“婚姻。”李半仙道:“姤者,遇也,又婚姻也。这婚姻已有根了,绝妙的一段良缘。他日夫荣妻贵,只嫌目下稍有阻隔,也临腾蛇爻上,必竟也有一件虚惊。更有一种奇妙之处,又是两重婚姻。”雪夫人听了,与二小姐道:“那先生起课,果系是半仙了。我又不曾与他说,他又不晓得,如何便说是两重姻缘。只不知姻缘成在何日?”因又问道:“姻缘应在何时?”李半仙又把手抡一抡道:“据卦看来,也要到来岁秋间可成。”李半仙起完了课,因又笑道:“在下不但会起课,且相理。似老夫人这般相貌,日后要受三封诰命,贵不可言。只是目下,气色稍带阻滞,尚有一段惊忧。过了今年,来便喜从天外降,恩向日边来矣!”随指着朝霞道:“像这位姐姐也有些福气在面上,后有个贵人抬举哩!”说罢,便要告辞起身。



    雪夫人叫留便饭。随进来命二小姐写了封家书,顺便寄他带。又封了一封银子随出堂来。李半仙才用过饭。雪夫人叫朝霞传语嘱咐道:“有劳先生,家书一封付寄到京,谢仪一两,权作酬资。”李半仙道:“家书附带当得,酬仪断不敢领耳。”再三推了几次,李半仙方才取了,竟飘然而。正是:



    天地有先机,世人不能识。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相关小说
天下第九2038年3月11日。 这一天将是所有地球人类都无法忘记的一天,就是在这一天,地球旁边忽然多了一颗星球。无论是公转还是自传,这颗星球和地球都完全相同,还很有可能是一颗生命星球。 也就是说太阳系突兀的多了一颗行星,这颗行星距离地球比火星要近的太多了。原来火星算是太阳系的第四行星,自从这颗新的星球到来后,火星变成了第五行星。 这颗太阳系行星出现后,地球几乎所有有能力的国家都派出了最强大的航天团队和科学... 寻爱觅情容堇盛西岩盛辉国际总部的小型会议室里,容堇正捏着一把汗。 她没想到来应聘一个小小的保洁员,竟然会惊动总裁盛西岩面试,而且盛总提出的问题实在是…… “你喊两声我听听。” 盛总隔着两米宽的白色办公桌,面色带着三分笑意,话说的很轻佻,语气却并不猥琐。 容堇抬头和他对望了一眼,正撞上他幽暗的深灰色眸子。 他没开玩笑。 容堇赶紧低下头,没敢应声。 于是盛总绕过了办公桌,俯下身,双臂按在她的椅子扶手上,沉... 师尊太好强云隐宗,神锋巅。 素来宁静的宗门清修之地,如今黑云压顶。时不时,翻涌的云层间有亮紫色的雷光钻出,向着山顶上不知名处劈去。 说来奇怪,这雷光虽然声势浩大,但却只聚在山顶,山脚下除了起一些风外,并无异相。 虽然无碍,但这漫山的隆隆雷声,听起来还是怪吓人的。 山脚下正在清扫山路的外门新弟子,看着山峰上天雷滚滚,不由得抱着扫帚瑟瑟发抖。 旁边的另一位老弟子见状,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没事... 聊斋之快刀“儿啊,缺什么都不能缺银子,大英雄手中刀劈山碎石,也挡不住饥寒穷三个字。”这是母亲去世时,对段初说的最后一句话。 这一年,江北初雪突来,下了两天两夜。 腊月二十二,彭州府境内骑龙山,寒风凛冽雪花飘舞。 段初头戴斗笠身穿黑衣,在山路上顶风冒雪前行。 彭州府天字号死囚,被皇帝钦批斩立决的悍匪谢羽文,下雪时趁机越狱。 谢羽文越狱后还趁着大雪,潜入骑龙山深处。 本来谢羽文该由段初操刀,两天后在... 嫁偶天成姜绾做梦也没有想过她会有穿越的一天。 这种只存在里的荒诞之事竟然发生在她身上了。 可眼前古色古香的屋子,跪在地上嘤嘤抽泣的小丫鬟,还有她被捆的严实挣脱不开的双手双脚以及肩膀处的隐隐疼痛无一不在告诉她—— 这不是梦。 她真的穿越了。 在拥堵的走路都比开车快的市中心和人追了个尾,脑门不小心磕在了方向盘上,顶破天一个轻微脑震荡的伤,她却睁开眼睛成了河间王府唯一的姑娘。 这么随便都能穿越,不是... 叶轻魂林如霜第1章龙王归来 五月的金陵,微风和煦,广玉兰花开,正是一年中最美好的时节。 此时,玄武机场前人山人海,喜迎来自四面八方的游客。 “还是祖国的车尾气闻着舒服啊!” 叶轻魂刚走出候机大厅,就展开双臂,对着家乡的青山绿水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 “神经病吧,差点摸到我!” “看他穿的土不拉几的,还有钱坐国际航班?” 路人纷纷侧目而视,一副看不起叶轻魂的样子。 见状,叶轻魂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 花都最狂弃少“二少爷,求求您卖给老朽一个面子,跟我们回家吧!” “现在许家人才凋零,请您一定要回去主持大局!” “老朽,给您跪下了!” 一众人当即跪在许强面前。 而许强目光如炬,眼神中没有丝毫感情。 他目视远方,冷冷道: “两年前,爷爷听信大哥的谗言,要把我赶出家门,许家上上下下,谁曾为我求情? 李管家,你是不是忘记了?当日,正是你亲自把我轰赶出许家! 现在许家人才凋零,与我有什么关系?都给我... 秦朗林馨儿*夜晚,江州市某条公路上。一辆乳白色的奥迪tt飞驰而过,在月光下犹如一匹银色骏马。车中,林馨儿洁白如玉的双手紧握方向盘,一双如水般的眸子中愁云密布,通过后视镜撇了一眼坐在后面的男人。那是她的丈夫秦朗,因为扫黄被抓进局子,刚刚被她担保出来。此刻,一脸淡然的秦朗却满腹思绪,内心波涛汹涌。“这是两百年前的地球?我竟然重生了?”“当初我被人陷害抛下悬崖,幸好遇到师傅子牙仙尊路过地球,出手相救。后来我跟随师... 最强神医狂妃以我天下为礼,聘你永世为妻,碧落黄泉,千古相随——夜寻。 - 风云山。 天色昏暗,小雨淅淅沥沥的下着。 痛! 全身都在痛! 白星颜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 她是被痛醒的。 仿佛曾有人吸取了她身上的血和力气,狠狠虐了她一把。 她在哪? 这是什么地方? 意识清醒间,听到有人在说话。 “白星颜,没想到你也有今天。终于把你所有的修为吸食干净了。这吸灵大法还真是厉害,纵然天才如你,不也废... 韩妃蓉“砰砰砰”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丁毅。 丁毅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在一间灰暗的出租屋内。 屋内空间很狭小,连十平米都不到。 除了一张铁板床和红漆木桌外,再无其他摆设。 看着眼前完全陌生的环境,丁毅眼里没有丝毫意外。 因为在‘死’之前,他就已经作好了心理准备。 只是脑海中的记忆还有些混乱,丁毅还不知道,这具新转世之身的身份。 是的,丁毅占据了这具躯体,或者也可以叫‘夺舍’。 丁毅已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