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不喜欢(1/2)


    终于到重头戏了!
    
    魏沾衣在心里思考到底要稳住几个回合才能佯装不得不答应。
    
    这是很考验演技的事情,琢磨来琢磨去,她决定见机行事。
    
    “郁先生,我不太明白你是什么意思?”魏氏小白花满脸困惑不解,真是单纯毫不做作呢。
    
    郁清笑着,慢条斯理说:“我很喜欢你,这房子是我送给你的礼物。”
    
    他嘴里说着很喜欢她,眼神和语气却并没有什么起伏,明显不是感情上的喜欢,只是一种感兴趣的喜欢罢了,且他这次说得很明白,魏氏小白花当然听得懂。
    
    她面露惊讶惶恐。
    
    “别怕,你怕什么?只要你乖乖的,我会对你很好的。”他的嗓音还是温和,但魏沾衣却能清楚的感觉到他的兴奋和迫不及待。
    
    刻骨颤栗的凉意爬满她全身。
    
    一直以来她只顾着如何演戏骗过郁清,竟然忘记思考自己最后到底要如何离开他身边。
    
    大抵是她眼神泄露了她心中所想,郁清贴着她耳畔道:“沾沾,进来了就别走了,一直陪着我不好吗?”
    
    “就算有一天我去了,我也会让人在我的墓碑上刻上你的名字,在我旁边准备你的卧榻,这样的话无论生死都不能将我们分开。沾沾,你高兴吗?”
    
    高兴你妹啊高兴!
    
    魏沾衣当然非常不高兴,那种被野兽毒蛇盯上的恶寒之意像要吞没她。
    
    她虽然一直都知道对付郁清很困难,但他只暴露出这么一个小小的边角,也能叫人看透他的本质。
    
    魏沾衣不自觉后退半步。
    
    郁清挑眉笑了一下。
    
    魏沾衣不可思议的看着他,有伪装的成分,也有真实的成分。
    
    她手腕被他挟住,那后退半步的距离在他一拉一拽之间消失,魏沾衣撞入他的怀中。
    
    这位向来斯文自持的端方君子居高临下淡淡地瞧着她,就像西天神佛悲悯的眼神,好像很温和但其实冷漠之极。
    
    “来,告诉我你喜欢这里。”
    
    “我不喜欢。”魏沾衣几乎下意识的说出这句话,说完之后她微微愣神。
    
    好险!她被郁清的眼神看着,竟然忘了演戏,她连忙清醒,装出一副被吓坏的模样。
    
    “怎么会不喜欢呢?这是我特意为你准备的,告诉我你喜欢。”
    
    “不,我不喜欢。”这一次,魏沾衣双眼含泪,浑身颤抖,以至于眼泪接二连三的滚下,一张漂亮的脸蛋满是泪痕,苍白无助。
    
    郁清慢条斯理抬起手,手掌捏住她的脸,任那泪水落在自己苍白的手背,沁湿他衬衫袖口。
    
    魏沾衣想要逃离,郁清用了力阻止。
    
    两人不过半寸的距离,这一次魏沾衣可以清楚地看到他镜片下的眼睛里都有一些什么。
    
    是病郁到极致的占有欲。
    
    魏沾衣假意拼命的挣扎,可哪怕用尽全身的力气也推不开面前的人,她的脸依旧被捏得很紧,腰肢被扣住,落入他怀。
    
    郁清的手掌宽大冰冷,从她后腰往上,轻柔地抚摸着她后背,沙哑着嗓音哄她:“沾沾别哭。”
    
    他笑得十分愉悦:“你越是哭我就……”越是想折磨你啊。
    
    可她还是哭,哭得他更想欺负。
    
    郁清俯下身,距离魏沾衣双唇很近,魏沾衣立刻僵住不动,眼神恐惧可怜的盯着他,心里忍不住骂天。靠!这人不是要亲她吧,她不会要为了这所谓的任务付出自己的初吻吧?
    
    心里一堆有的没的,直到郁清冰凉的唇贴在她的嘴唇上,魏沾衣切实的愣住了。
    
    啊啊啊她的初吻真的真的给了这个狗男人!?
    
    这一次她的悲愤,她的恼怒都不是伪装,她挥起手想给他一巴掌,结果自然和万千套路一般,魏沾衣的手腕在中途就被郁清拦住。
    
    其实这只是个很轻很轻的吻,他的吻也像他这个人一样斯文内敛,浅尝辄止,但那种被一步步攻陷的感觉却又做不得假。
    
    郁清放下她的手腕,轻碰一下她的嘴唇,她的体温果然是温暖的,唇瓣也很软,他甚至想咬一口,狠狠的咬,最好能让她哭得更厉害,让她在自己怀里求饶。
    
    但她今日的确被吓坏了,改天可就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她了。
    
    “你卑鄙无耻下流!”没过脑子,魏沾衣这句话几乎是气晕了说出来的。
    
    郁清笑得温和,点点头:“我承认,我是。”
    
    “我不会跟你在一起,你死了这条心!”
    
    魏沾衣越是这么说,郁清对她便越有兴趣,她今天来了也没打算再出去,就凭郁清拿了她的初吻,她也要好好留在这里,在查清楚事情真相的同时,还要拼命给他制造不爽。
    
    “是吗。”郁清笑着低语。
    
    他让人把洋楼的门打开。
    
    魏沾衣的手机突然震动,她侧过身,没让郁清发觉,小心翼翼拿出手机看了一下。
    
    是莫可发来的信息:「小姐,苏凌真的不见了。」
    
    魏沾衣眉头紧蹙,什么叫真的不见了?
    
    魏沾衣看一眼郁清,他正神态专注地盯着那道门,似乎迫不及待要让她住进去。
    
    魏沾衣询问莫可:「什么叫真的消失了?有好好找过吗?」
    
    莫可很快回信息:「我到处找过,甚至连杨曦那里也打电话去问过了,都没有见到他。任何苏凌有可能去的地方我也仔细的核对过,可他突然人间蒸发了。」
    
    一开始他们三人的计划是,让苏凌找个地方藏起来,魏沾衣有两个方案,第一个方案是在郁清眼皮子底下各种装忧郁,从而吸引他的注意力,引发他的嫉妒心和争抢心。
    
    如果这个计划行不通的话,魏沾衣还有第二个计划,那就是故意跑到郁清的面前,质问他为什么把苏凌关起来,从而刺激郁清把她关起来。
    
    但让她没想到的是第一个计划就行得通,而且还很顺利,更没有想到的是现在苏凌真的不见了。
    
    如此一来,魏沾衣如果留在郁清身边,莫可一个人在外面少了一个帮手,如何把苏凌救出来?
    
    魏沾衣趁郁清不备,突然甩开他的手,朝门外跑去。
    
    郁清面无表情的看着她背影。
    
    赵耀出声:“拦住她,别让她跑了!”
    
    魏沾衣在心里骂了一句,不愧是郁清的狗腿子啊,郁清心底大抵也是这么想的吧。
    
    如果苏凌没事儿,魏沾衣是很乐意就此缴械投降,然而苏凌生死未卜,她不能只顾着自己完成工作。
    
    魏沾衣的逃跑看似慌不择路,实则很有章法,巧妙地躲过了一群保镖的追击。
    
    郁清走上洋楼最高层,站在他为魏沾衣打造的空中花园上俯瞰着她慌张逃去的身影。
    
    追逐魏沾衣的人越来越多,魏沾衣以一种刁钻的方式渐渐跑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