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上梁不正(1/2)


    银月当空,夜更深了....
    
    赵府!苍白的月光下,整个赵府寂静无声,安静的可怕。走廊上灯笼全部熄灭,没有一个亮着的,只能借着苍白月光,看清其内景象。
    
    女子的闺房,里面布置的青春洋溢,粉红色的纱帘。
    
    咯吱——黑夜中,房门缓缓而开,一阵寒风灌入。
    
    门外,空旷无人,房门就这么缓缓而开。
    
    呼——刹那间,寒风灌入,纱帘摆动,床榻上,赵小佳眉头紧锁,睡得不安稳,似乎做了噩梦。
    
    “啊!”一声惊呼,穿破黑幕,赵小佳猛地睁开双眼,唰的坐起身,环视四周,额头冷汗直冒。
    
    呼呼呼——她脸色憔悴,肤色苍白,眼眶乌黑,明显睡眠不足。
    
    屋顶,一道身影跃起,宛如一只灵巧的夜猫,闪烁几下,彻底消失在黑夜之中。
    
    吴记镇
    
    街道上的白雪被扫至一旁,几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孩儿正在聚精会神的对雪人。
    
    时不时引起欢声笑语……
    
    引起坐在一旁的老人,呵呵一笑。
    
    走至十余米,几个在江湖上赫赫有名的组织正在招募教众。
    
    “铸剑阁收徒,年龄不限,资质不限,包吃包住,五险一金,上五休二!”
    
    “通文馆收徒,六岁至十二岁,武根资质普通之上,上五休二!”
    
    “玄冥教收人,三好少年即可加入,来者即送双亲一套房!”
    
    “幻音坊收人,六岁至十六岁,资质不限,包吃包住,只收女弟子,优先年轻貌美!”
    
    街道间,路两旁围观了不少人,有赤膊大壮正在演示胸口碎大石,有年轻武人手持刀剑互相切磋,只为让路过的行人多注意这边。
    
    这也是为什么,玄冥教、通文馆、幻音坊组织一个个流弊哄哄的模样,但手下的教众却一个比一个辣鸡的原因。
    
    他们的作用大概就是为了突出各个门派高端战力,不断的送人头,毕竟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反正也不急,朱友珪到处看看,顺便了解一下各个组织的基层情况。
    
    作为玄冥教的前任教主,朱友珪理所当然的来到玄冥教招收处,比起其它江湖组织,玄冥教的条件简直低的只要是个人就能进去,理应人山人海。
    
    可事与愿违,去玄冥教的人群是最少的。
    
    没有人会是傻子,话说的好,年龄不限、送双亲一套房,不就是想彻底控制他们吗?
    
    别的组织到时候,打不赢可以溜,反正也没有谁回去注意一个小喽啰。但玄冥教就不一样了,就算给你逃,你敢逃吗?
    
    其中,一位少年仅仅走近了一点,好奇的看了一眼。瞬间就被站在玄冥教招收处的矮个锦袍青年注意到了。
    
    还不等少年反应过来,矮个锦袍青年眼疾手快,已经领着一位魁拔壮汉拦住这位少年的去路。
    
    “这位少侠,我看你身法灵动,似有过人资质。可愿加入我们玄冥教,包吃包住,五险一金,教众团结友爱,绝对不会像其它门派那样尔虞我诈。”
    
    “抱歉,我只是路过!路过,我是去通文馆的。”少年吓得急忙摇了摇头,指着一旁的通文馆招收处说道。
    
    “算了,你走吧!”矮个锦袍青年,看了一眼远处被围的水泄不通的幻音坊和通文馆,他很是郁闷,咋就没人来玄冥教呢!
    
    “没办法,各个组织抢人太激烈了。你看!”站在青年身旁的黑袍壮汉是指着一旁的梁国士兵招募处、晋国士兵招募处、岐国士兵招募处、蜀国士兵招募处……
    
    “等他们招完了,我们也只能从剩下的烂鱼烂虾中挑选一些。tmd,要不是玄冥教三大原则,五大纲领,我们绝对不会这么憋屈!”
    
    “唉!小心祸从口出,算了!反正有没有人都一样,大部分人都是充当炮灰。”矮个锦袍青年仿佛看开了,叹了口气。
    
    “说的也是。”黑袍壮汉点点头,随即看了一眼旁边,发现没什么人后,小声凑到蓝袍青年耳旁小声说道,“听说了没,皇帝看上太子妃了!”
    
    “你胡说什么,这些事情岂是我们这些小虾米能够讨论的!你不想活啦!”
    
    矮个锦袍青年被壮汉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吓得差点心肌梗塞,顿时怒目瞪着身旁的同袍。
    
    “切!这有什么,不要说我知道,现在整个大梁,不,整个天下还有谁不知道这件事的。”黑袍壮汉显然并不怎么在意,一脸的不屑之意。
    
    “到现在,我都没觉得你心目中的殿下有什么大不了的,虽然长得是帅了点,但也没见他有什么特别的本领。”
    
    一时间,黑袍壮汉竟然越说越嗨,全程没有注意到身旁青年的脸色越来越黑。
    
    “我还听说,这位太子殿下不能行房事,这些年来,他都没碰过太子妃。”
    
    “那个,你们还招人吗?”朱友珪挠了挠头,有些疑惑道。
    
    “招!只要是个人我们都招。”矮个锦袍青年脸色变得飞快,一脸微笑的看着朱友珪。
    
    “可是……我吃的比较多。”朱友珪有些不太好意思,一副不太聪明的样子。
    
    “没事!没事!”矮个锦袍青年非常和蔼的笑了笑。
    
    “带走!”
    
    青石铺路,笔直延伸。
    
    街上,人流来往不断,吆喝的小贩...卖力嘶嚎,只为引起他人注意。
   &nb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