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1/2)


    “啊,还是被发现了吗?”
    
    金发的半神喟叹一声,转身时将那双眼波柔和的蓝眸对上了女人棕黑的双眼。
    
    在他面前,女人没有转变过自己的容貌,变换成别的什么人的样子。
    
    这是非常偶尔才会发生的事例,发生过的次数也不会超过十指之数,按照以外的案例,要么就是那人心中并无所爱,要么就是她的能力也无法做他起效用。
    
    “不过我没办法在这里停留下脚步,还请你如果念及往日的友谊,为我保密一段时间可好?”
    
    虽然看不见他,但是他那清晰的声音从她耳畔响起时,女人的身体还是不禁有一刹那的僵硬。
    
    那是耳熟的,绝不会认错的声音。
    
    神灵宠爱的光之子,赋予音乐艺术光环的动听嗓音,比世界上任何一种声线更要悦耳。
    
    但很快,在理解到他话语中的含义后,女人清冷的脸上有了裂痕。
    
    她推了推鼻梁上的无框眼镜,透明镜面上的一阵反光遮挡住了她眼眸中闪过的情绪。
    
    “你觉得我们之间会有友谊?伟大的半神啊,光辉的主人你难道忘记了,在你毫不犹豫的抛弃我们,离开基金会之后,你就是个可恨的叛徒!”
    
    女人发出一声嗤笑,神情更加冷漠了几分。
    
    她这话一出,最先有什么反应的还不是半神,是那远远观望的陆镇江等人。
    
    他们一个个呆若木鸡的样子,微微张开嘴,对那句伟大的半神,光辉的主人,所击中了脆弱的认知观念。
    
    神灵?那是什么意思?
    
    是他们想象中的那样吗?
    
    “常玉,我不想解释什么,当年的离开也没有后悔过,你们以及后辈们将基金会管理的很好,如果不是前几日收容物被大量遗落在外,虽然这是意外事故造成,但你知道的,没有出这种事情的话,我根本不会再出现。”
    
    “是,我当然知道,两百七十年前是谁许诺下那个誓言,脱离基金会后也再不会出现在人世!我们我们都认为你已经消失了,你又为何忽然出现?不要告诉我是为了找回收容物,我想这只是你出世的原因之一,告诉我,你真正的目的,还是因为长久的待在人间你也终于生出了私心?”
    
    女人双臂环抱在胸口,态度一点也不客气,口口声声质问着,冷嘲热讽着。
    
    可要是有熟知她的人也站在这里,也许会目瞪口呆的以为是自己看错了。
    
    这个情绪激烈,说话毒舌的女人,是他们平时冷淡自持,说话绝对不会超过十个字的O5上司?
    
    “私心?我没有这种东西,我所希望的人类安宁,世界稳定的愿望从来没有改变过。”
    
    女人又是冷笑。
    
    “是我说错了,尤莱亚,你是根本就没有心。”
    
    “但凡你拥有过心这种东西,你就不会将把你共度百年的战友,伙伴轻易抛弃,不仅是我,我们都明白,从始至终我们也都只是为了实现你宏大愿望的工具,因为使用的还算顺手,又与你理想一致,所以才叫你屈尊降贵与我们一处。”
    
    “哪怕基金会也是你建立来利用的道具,所以当你的愿望完成时,我们就失去了所有的价值,你就可以离开了。”
    
    “尤莱亚,我们宁愿你从来没有降临在这个世界!”
    
    被自己守护的人类,更是曾经共同战斗的故友如此的否认。
    
    半神的脸上,终于一种欲言又止的神情。
    
    但这样的静默只存在了一瞬后,半神嘴角上扬,十分温和的轻笑起来。
    
    他有过很多笑容。
    
    安抚的浅笑,温柔的轻笑,还有身为神灵之子,半神之尊那矜持有度的微笑。
    
    所以仿佛是面对一个不懂事的孩子,确实,以他生活过的年岁远远比人类的想象力还要遥远、
    
    他以笑颜抚慰,如阳光般灿烂的,带着浅金色的光芒,暖暖的映照在人的心口。
    
    哪怕看不见,但是她怎么可能不清楚,散发的光芒表示着什么。
    
    可令她恼怒的,甚至是憎恨的来源就是他这不知世事的笑,还有从来无休止的宽容!
    
    “为什么不生气,为什么不向我发怒,就像你千百年前对阵魔物时那样,举起你的长刀呵斥啊,明明你也拥有怒火,你愤怒起来时,双眼里都是燃烧的金红火焰,没有一个魔物不畏惧你!”
    
    “常玉。”
    
    他再一次喊出她的名字,那是几百年前的,只有他们几个活了数百年的人才知道的旧名。
    
    “你们不是工具,不是魔物,都是至少是曾经我的朋友们。”
    
    “太阳的祝福也永远在照耀着你们。”
    
    “不管你说的再动听,我也不会为你保密的,无论你的目的是什么,当你走出基金会之后,我还会主动联系其他O5成员。”
    
    深深吸了一口气,常玉似乎重回了一开始冰山美人的样子。
    
    也许是觉得自己的对着看不见的空气说话的样子实在可笑,她又是恼怒的跺了跺脚。
    
    “好的,这次回来我也算有收获,你们确实不会原谅我,我知道了。”
    
    半神转身离去,一旁围观者们一个个都掩饰不了惊奇,都被这信息量巨大的对话给愣在原地半响才反应过来。
    
    他们不能脱离半神身边太远,为了防止生出更多的麻烦,他们四人连忙跟了上去,也就都没有注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