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1/2)


    预产期是来年四月份,生产的时候正值桃花盛开,淡淡的粉色,远远望去像火红的朝霞。
    
    桃花长着五片椭圆形的花瓣,像一个娇羞的小姑娘,羞得满脸通红。
    
    霍南说,“如果是女孩,就叫桃桃吧。”
    
    感觉要比那什么‘淘淘’顺口很多。
    
    顾清欢这种语文从来没有考过90分的人自然没有反抗的权利。
    
    四月底,他们如愿以偿的收获了一枚小棉袄,桃桃。
    
    可是,瞧到宝宝第一眼,顾清欢本产后虚弱的身体一下子来了劲儿,差点当场哭出来,“这么这么丑?”
    
    皱巴巴的,像个小老太太。
    
    生前住院的时候,她看护士给新生儿洗澡,明明别人家的宝贝都肉嘟嘟的很可爱,为什么她这个崽长这样,丑的惊心动魄。
    
    接生的护士和医生闻言憋着笑,“霍太太,新生儿都是这样呢,等过段时间胖点就长开了。”
    
    顾清欢半信半疑,“会吗?”
    
    “会的。”她们保证,“您和霍先生颜值基因都摆在这里,宝宝以后肯定也是个大美人。”
    
    顾清欢一直坚信医生的话,于是,她每天给宝宝拍一张照片,为了时间长之后进行一下对比。
    
    然而,过了一个月,在桃桃的满月宴上,顾清欢还是被打击到了。
    
    陆正阳缩小版的大铮哥往她妈妈身边一站,即便小人不说话,但那一双多情又招人的丹凤眼还是让人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帅气的五官却比陆正阳多了几分冷漠,小小的人拧着眉,看了看干妈怀里的小娃娃,凑在苗安安耳边,小声说,“妈妈,妹妹好丑啊。”
    
    苗安安:“”
    
    她深呼吸,笑着对儿子说,“那是因为妹妹还小,你小时候还没有妹妹好看呢。”
    
    大铮哥眨着乌黑的眼睛,半信半疑,“是这样吗?”
    
    “对。”苗安安理了理陆铮的头发,开始灌输思想,“妈妈和你讲哦,桃桃以后可是要给你当媳妇的,你要做个男子汉,以后保护她知道吗?”
    
    “为什么不是给段嘉木当媳妇?”那么丑,他才不想要。
    
    不等苗安安回答,一旁有着修长双腿穿着英伦风套装的小男孩回答,“大铮哥你好笨啊,桃桃是我表妹,当然不能给我当媳妇。”
    
    于声:“”
    
    苗安安向于声投过去一眼,差点佩服的五体投地,“孩子这么小,你们就已经进行这方面的教育了?”
    
    于声苦笑,“哪有,也不知道他自己是从哪里学到的,说话一套一套的。”
    
    顾清欢哭笑不得,看向两个好友,“真的,要不是我亲眼所见,我真怀疑我的小棉袄被掉包了。”
    
    对此,霍南一直都很淡定,他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慌什么,孩子还小,女大十八变懂不懂。”
    
    她是真的不懂,即便以后再变,能变得跟朵花似的??
    
    然而,她低估了小孩子的蜕变能力,那个又皱又丑的小老太太过了满月后开始了惊人的变化。
    
    顾清欢每天的爱好就是朋友圈晒一遍孩子,【来来来,瞧瞧桃姐这逆天变化,惊不惊喜?意外不意外?】
    
    她的朋友圈一发,瞬间获得无数点赞和留言。
    
    桃桃很聪明,四个多月的时候就能听懂妈妈的话,每次顾清欢说“亲亲妈妈”的时候,小丫头都会凑过来在她脸蛋上亲上一口,带着哈喇子喃一脸。
    
    顾清欢瞧见霍南有些羡慕的眼神,笑着,“桃桃,去亲爸爸一下。”
    
    然而,小丫头好像只能领会到‘亲’的字眼,依然扒到妈妈脸上喃上两口,丝毫不懂‘爸爸’的意思。
    
    顾清欢炫耀,“爸爸是个可有可无的角色呢。”
    
    后来,霍南把手下的工作放下了一些,陪桃桃的时间多了,很快,他的地位也蹭蹭上升。
    
    桃桃一岁的时候步子已经走得很稳了,爸爸妈妈喊得也清晰了很多,小模样也俊俏的很。
    
    顾清欢每次都感叹,“幸亏当时我没把她扔了。”
    
    霍南都忍不住提醒她,“这话以后少说,桃桃大了,以后能听懂大人的意思。”
    
    一周多的时候桃桃已经满地跑了,话也会说了许多。
    
    两周岁过生日就能给自己唱完整的生日歌,中英结合,萌的不要不要的。
    
    顾清欢瞧着婴儿围栏里自己在踢球玩的小丫头,再看看霍南,有些吃味,“都说女儿是爸爸上辈子的小情人,老实说,你上辈子有几个情人?”
    
    霍南刚给桃桃冲完奶粉,闻言扭头看过来,“再生一个看看是男孩女孩就知道了。”
    
    顾清欢撇撇嘴,“你现在说话我得好好反应一会儿,万一再被套路进去。”
    
    他轻笑,“一孕傻三年,你这本来就不高的智商,也就这样了。”
    
    顾清欢:“”
    
    霍南冲桃桃晃了晃手里的奶瓶,小丫头葡萄般水灵灵的大眼瞬间一亮,脚步蹒跚的跑向围栏这端,软软的朝霍南架起胳膊,高兴的喊,“粑粑~~~”
    
    他把奶瓶给了顾清欢,然后把桃桃抱出来,小丫头搂着他的脖子,连连摇头,“不要妈妈,不要妈妈……”
    
    顾清欢:“???”
    
    霍南愣了下,微微皱眉扭头问,“你把她怎么了?”
    
    顾清欢摇头,“我也不知道呀。”
    
    她摸摸桃桃的头发,软声细语又故作委屈的问,“宝贝,为什么不要妈妈呢?妈妈好伤心呢。”
    
    桃桃撇撇嘴,一脸委屈的搂着霍南。
    
    霍南深深地看了顾清欢一眼,然后轻声哄着,“桃桃跟爸爸说说,为什么不要妈妈,是不喜欢妈妈了吗?”
    
    “喜欢。”小丫头奶声奶气的说,“可是妈妈凶。”
    
    顾清欢:“???”
    
    她一脸无辜的看向霍南,几乎用生命在证明自己的清白。
    
    “可以告诉爸爸,妈妈是怎么凶的吗?”
    
    桃桃转着乌黑的大眼,努力想了片刻,然后“嗯嗯~~”的在脑子里回想着试图模仿。
    
    两岁多,她几乎已经什么都会说了。
    
    突然,两个发音不是很准确的字发出来。
    
    “无草。”桃桃模仿着顾清欢当时的语气和神情,她看向霍南,“妈妈就是这么凶的。”
    
    霍南、顾清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