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1/2)


    夜里十点半,于航和老张开始赶人了。
    
    “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吧,我们要睡觉了。”
    
    罗正泽还坐在沙发上看韩剧,正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闻言说:“再让我看二十分钟,马上这周的更新就看完了。”
    
    于航:“回你自己屋看去啊。”
    
    老张:“就是。这么晚了,程又年还没回来?”
    
    罗正泽张了张口,没说话,心道也是,姓程的和女神刚刚见面,可不得柔情似水、佳期如梦一番?这会儿估计不在房间里,回去大概率是安全的。
    
    他点了暂停,擦擦眼泪,“行吧,那我走了。”
    
    谁知道一路鬼鬼祟祟摸进房间里,才发现灯火通明,有人坐在窗边看书。
    
    “……”
    
    程又年眼都没抬一下,“回来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罗正泽震惊。
    
    “这难道不是我的房间?”程又年淡淡道,“深更半夜,我在我的房间里,有什么问题吗?”
    
    “何止有问题,问题还有点大。”罗正泽欲言又止,上下打量他,最后蹲下来,关切地询问,“程哥,这种时候居然还忍得住,咱别不是肾有问题吧?”
    
    下一秒,程又年手里的书砸在他脑门儿上,罗正泽哎哟一声,惨叫着坐在地上。
    
    “我没跟你计较你通风报信的事,你倒在这里拿我开涮了?”
    
    罗正泽见风使舵,立马讨饶:“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再有下次我给您磕头谢罪……”
    
    振振有词好半天,见程又年没跟他计较,又嘿嘿笑着凑过来,哪壶不开提哪壶。
    
    “说真的,怎么这么正人君子啊,今晚都不干柴烈火一把吗?”
    
    程又年不徐不疾扔了书,今夜在罗正泽被单方面殴打的环节里正式落幕。
    
    *
    
    因为撮合程又年和徐薇未果,两人还中途离席,翌日,众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两位目标任务身上。
    
    从徐薇踏入餐厅吃早饭那一刻起,就有无数道视线整齐划一投来,反复在她面上打转。
    
    眼圈有点重啊,这是失眠了?
    
    眼皮还有点肿肿的,莫非还哭过?
    
    不是吧,程又年当真这么不留情面,找了个借口把人支出去,当面拒绝了?
    
    工科死宅们也不懂掩饰,用目光交流时,空气里噼里啪啦都是电闪雷鸣、火星四溅。
    
    徐薇勉强笑了笑,故作随意地问:“都看着我做什么,我今天妆没化好吗?”
    
    众人连连摇头——
    
    “没有没有。”
    
    “徐妹甚美,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这妆化不化都是一回事。”
    
    “哟呵,老于你行啊,还能随口吟诗了。”
    
    “怎么,你不服气啊?老子当年高考,语文103分!”
    
    “草,而我语文却没及格!”
    
    话题变得太快就像龙卷风,大家的注意力很快从徐薇身上奔向高考语文分数。
    
    “我也没及格。”
    
    “我离及格线还遥遥无期!”
    
    “我他妈62分!”
    
    讨论之下才发现,原来这群工科男都是靠着超高的理科分数,勉强将坠机似的语文分数拉住,然后才一脚踏进了985、211名校的门槛。
    
    没想到于航居然是为数不多的及格人士里,语文分数最高的那一位,大家肃然起敬。
    
    “我感觉阅卷老师可能给了你同情分。”
    
    “我同意。”
    
    “……”
    
    于航不服气,“敢问老师是出于什么原因同情我?”
    
    老张:“照照镜子啊,心里没点逼数?”
    
    老李:“老张你耿直点,说话别夹枪带棍的,直说他长得丑就好。”
    
    于航:“哎哟我这暴脾气,你俩就是嫉妒我文化底蕴深厚!”
    
    罗正泽:“啧啧,文化底蕴这种词都使出来了,你果然有两把刷子。”
    
    一旁的徐薇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先前的郁闷被冲散不少。
    
    趁她端着盘子去拿早餐时,众人你看我,我看你,总算松口气。
    
    “都笑了,心情应该还不错吧。”
    
    “啧,这算什么事儿啊,老程惹出来的烂摊子,还得我们替他收拾。”
    
    “就是,上完厕所也不知道擦屁屁。”
    
    “哇,你说小徐是屁屁,一会儿我告你状你信不信!”
    
    ……
    
    往常到得很早的程又年同志,今天却姗姗来迟。
    
    大家后知后觉发现这回事,转头问罗正泽:“老程人呢?”
    
    “唔,昨晚熬夜看书,今天起晚了。”罗正泽很给面子,替兄弟打掩护。
    
    众人啧啧:“果然是个无情无义,丝毫没有良心的杀手啊。把姑娘给弄伤心了,自己居然还能熬夜看书。”
    
    “是啊,还悠闲到蒙头睡大觉。”
    
    此刻,“蒙头睡大觉”的程又年却并不在自己房间里。
    
    事实上,他比罗正泽起得还早,同事们都还在呼呼大睡时,他已经下楼来过一趟餐厅,打包好了早餐,重新回到楼上。
    
    于是昭夕迷迷糊糊醒来时,发现是来电铃声唤醒了她。
    
    谁这么大清早扰人清梦啊==、
    
    她从枕头下拿出手机,眼睛都没睁开,有气无力凑到耳边,“喂。”
    
    那边传来低沉舒缓的声音。
    
    “开门,昭夕。”
    
    嗯?
    
    睡意顿时消散。
    
    昭夕在0.01秒内睁开眼睛,跳下床,冲向门口。
    
    片刻后,猛地一个急刹车。
    
    不不不,这会儿头未梳脸未洗,蒙头垢面怎么见人?
    
    昭夕一边冲向厕所,一边对着电话那边说:“等等啊,等我五分钟!不,三分钟就好!”
    
    至少要洗掉一夜之间浮在面上的油光,和有些许可能挂在眼角的不明物体。她飞快地拧开水龙头,鞠了一捧水往脸上拍,对着镜子仔仔细细擦了擦。
    
    再然后是刷牙,牙膏的泡沫在水流中打着旋儿,消失在洁白光滑的洗漱池里。
    
    抬头时,镜子里的姑娘未施脂粉,明眸皓齿。
    
    这时候还不免庆幸,还好她天生丽质,不化妆也很漂亮(……)。否则只是洗个脸,素颜该怎么见人?
    
    只用了半分钟的时间,昭夕从衣柜里随便拎了条裙子穿上。
    
    开门时,她还做作地理了理头发,“这么早找我干什么?”
    
    门口的人扬了扬手中的袋子,“昭小姐,您的送早餐已送到。”
    
    她的眼睛霎时弯成了新月,“啧,那要不要我给个好评啊?”
    
    程又年望着她唇角的笑意,煞有介事地说:“好评就不用了,顾客笑了,我的订单就圆满了。”
    
    “……”
    
    昭夕:这招可真是太致命了。一夜不见,这家伙怎么又会了不少?
    
    她放他进门,为了掩饰止不住的笑意,干脆清清嗓子,埋怨他:“来之前好歹打个招呼,给我一点时间整理仪容啊。”
    
    “也不是没见过你素颜的样子。”
    
    “有吗?”
    
    昭夕仔细回忆着,然而记忆里并没有素颜赴约的画面,再不济她也抹过素颜霜、画过眉毛才对。
    
    程又年好心提示:“每一个声控灯熄灭的夜晚,都伴随着你素颜出镜的早晨。”
    
    昭夕:“……”
    
    袋子里装着一笼生煎包,一笼蒸饺,三只煮熟的鸡蛋,还有一大壶热气腾腾的牛奶。
    
    她把东西摆了一桌,瞠目结舌:“你当我是猪吗?大清早吃这么多?”
    
    程又年言简意赅:“这是两人份。”
    
    昭夕一怔,“你还没吃?”
    
    “嗯。特意早起,避开众人,不知昭导肯不肯赏脸,跟我共进早餐。”他替她拉开椅子,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