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1/2)


    宋知惜面色有些纠结,回过头看傅寒林:“我刚才已经跟廖医生说过要去拿的。”
    
    傅寒林说:“我待会自己去拿。”
    
    宋知惜十分不信任地看着他:“你现在还在输液呢。”
    
    傅寒林看了一眼输液瓶,说:“很快就输完了。”
    
    然后另一只手悄悄放在了线上,试图把输液的速度调快一点。
    
    宋知惜眼疾手快,按住了他手背,对这个人真的有点无可奈何:“你想干什么呢?”
    
    傅寒林薄唇紧抿,有点勉强地解释道:“我没想干什么。”
    
    宋知惜很认真地看着傅寒林,眼中浮现些奇异的色彩,如果要用一句话来形容那就是,男人,你成功吸引了我的注意。
    
    “好了,那你自己去拿吧。”她终于松口。
    
    傅寒林也嗯了一声,看上去对这个结果很满意。
    
    宋知惜把手拿开,傅寒林轻轻碰了碰她刚才接触过的地方。
    
    宋知惜眼神好,立刻就看见了,不过她没有想太多,反而问傅寒林:“是不是手冷?”
    
    护士说,输液容易手背冷,可以适当注意保暖。
    
    傅寒林面色微不自然,点了点头:“有点。”
    
    “我去给你拿暖手袋。”宋知惜站起身走了出去。
    
    病房内只有傅寒林一个人,他再次碰了碰手背,不冷。
    
    只是她刚才按住时,他心跳都好像慢了一拍。
    
    原来大学时,宋知惜喜欢拉着他手,现在好像连碰一下都是一种奢望。
    
    他垂下睫毛,看上去有些低落。
    
    宋知惜回来的时候,不仅拿了个暖手袋,还拿了一个小本子。
    
    她把暖手袋放他手下,然后冲他扬了扬本子:“我刚去找廖医生拿了,你不用去。”
    
    傅寒林似乎是有些不高兴,声音都低沉了好几个度:“我说了我自己去的。”
    
    “你现在是病人怎么还想自己去?多想想自己身体吧。”宋知惜毫不客气地说。
    
    傅寒林沉默片刻,好像一个不听话的小孩被训斥之后,有点难过还有点小委屈。
    
    他云淡风轻地问:“廖医生跟你说其他事情没有?”
    
    “其他什么事?他要说的都在这个本子里了。”宋知惜把小本子翻开,说,“我先看看。”
    
    傅寒林开口道:“其实你不用看的,这些注意事项网上都有。”
    
    宋知惜不赞同:“这上面比较详细。”
    
    “我说傅寒林,到底是你生病还是我生病呀?你怎么一点都不在意自己的身体?”
    
    傅寒林唇轻动了下,但最终什么都没说。
    
    傅寒林打了电话给梁洵,让他帮忙找个护工。
    
    梁洵百思不得其解:“你现在不是有人照顾吗?多好培养感情的机会啊。”
    
    傅寒林说:“我不想她太累。”
    
    梁洵服了:“行,你说了算,真的搞不懂你。”
    
    把电话一挂,梁洵的速度很快,晚一点的时候,护工就到了。
    
    那时宋知惜正在削苹果,她很努力地把苹果皮完整地削了下来,然后拿着尾巴,长长的一条,给傅寒林看,语气还带了点炫耀:“你看我苹果削得多好。”
    
    傅寒林很给面子地夸赞:“很厉害。”
    
    宋知惜谦虚道:“哪里哪里,我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
    
    随着一声请进,门被推开。
    
    宋知惜看着站在门口的陌生人,些莫名地问:“您找谁呀?”
    
    “我是梁先生找来的护工。”
    
    傅寒林轻咳一声,解释道:“我让梁洵找了一个护工,你可以先回去了。”
    
    宋知惜把苹果放在果盘上,力度不轻不重,语气很平静地问傅寒林:“我不能照顾你吗?”
    
    傅寒林有些慌乱,目光无措地看着她,紧张解释:“不,不是……”
    
    他似乎还有话想说,但宋知惜已经站起身来了,没有看他,笑着对护工说:“那麻烦你照顾他了。”
    
    护工赶紧说好。
    
    宋知惜朝门边走去,手刚碰到门把手——
    
    “知惜,你明天还会来吗?”身后响起傅寒林的声音,似是满含期待。
    
    宋知惜停顿片刻:“到时候看吧。”
    
    她拉开门,身影消失,门被轻声掩上。
    
    傅寒林垂下眸,有那么一瞬间,他很想去拉住她。
    
    第二天,傅寒林把护工辞了。
    
    护工很莫名,钱雇主已经给了,要坚决提前辞退,护工还以为自己有哪里做得不好,怕被投诉。
    
    傅寒林耐心解释道:“没有,你做得很好,只是我不习惯和别人待在一起。”
    
    护工走了,临走时目光还有些奇怪。
    
    不会有这么怪的人吧。
    
    护工前脚刚走,后脚梁洵就打来电话,嘲笑道:“怎么?想通了?觉得还是二人世界比较好?”
    
    傅寒林声音偏低:“不是,她回去了。”
    
    梁洵惊了:“那你现在一个人在医院?你没这么快出院吧?”
    
    傅寒林说:“其实没有很严重。”
    
    要是在跟前,梁洵铁定得竖起大拇指:“傅寒林你要我怎么说你好,你是钢铁人吗……”
    
    “不用说我,我自己心里有数,我就是跟你说一声,不要给我找护工了。”
    
    梁洵连声答应:“好好好,你说了算,等你死了我会给你收尸的。”
    
    “嘟嘟嘟——”
    
    电话被无情挂断,梁洵看着手机,笑了一声。
    
    他给的人际交往语言学,傅寒林指定是没看完。
    
    然后打开通讯录,拨通了另一手机号。
    
    ***
    
    中午时分,病房门被敲响,那时傅寒林正在半躺着看书,以为是送餐的人员,也并未在意,仍然低着头看书。
    
    直到那人走到他面前,他头也没抬,说:“放在桌上就好。”
    
    “砰”的一声,果然放在了桌上,只是声音有点大。
    
    同时手中的书被人抽走。
 &n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