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1/2)


    被点名的时候,沈熙纯在和玉冰清桃桃聊天。
    
    突然,她感受到异常灼热的气息从四面八方涌过来。一转头,在场所有人的目光不知何时全放在了她身上。
    
    沈熙纯:“……”
    
    她是走错片场了吗?
    
    怎么一个两个的全盯着她。
    
    还是她今天穿错衣服了?
    
    沈熙纯低头看了下自己的衣服。
    
    一件短外套,一条裤子,很正常啊。
    
    奇了怪了,她抬起头,不经意对上尸体幽怨的眼神,吓得抱住桃桃。
    
    “妈呀,诈尸了。”
    
    尸体粉丝:“……”
    
    周湛没忍住,笑了出来。
    
    其他工作人员也跟着笑了。
    
    白玉莲翻白眼:傻逼。
    
    玉冰清和桃桃同款懵逼脸。
    
    谢苓不忍直视,没好气地吩咐:“还不过来演尸体。”
    
    沈熙纯努努下巴:“尸体不是在那儿吗?”
    
    “那是活的。”谢苓脱口而出,“我们要的是死的。”
    
    尸体粉丝:“……”
    
    她不想当活人啊摔!
    
    沈熙纯这下知道谢苓想打什么主意了。
    
    她松开桃桃,看了一圈周围的目光,抱歉道:“我有多动症。”
    
    谢苓不信:“我看你是不想演。”她话锋一转,口气强势起来,“还是说,一个影后连尸体都演不好?”
    
    谢苓让沈熙纯演尸体,是临时起意。
    
    如果她演,她会趁机下狠手,让她憋着不敢动;如果她不演,她会嘲讽她。
    
    无论选哪一种,都逃不过被欺负的命运。
    
    沈熙纯一种没选,她直接看向霍淮声:“霍导,实在不好意思,我的演技配不上我的奖杯,而且我息影这么久,演技退步了很多,所以我不能当尸体,会拉低整部剧的高度和深度。”
    
    说的那叫一个情真意切。
    
    让人挑不出刺来。
    
    谢苓傻眼了。
    
    她没想到沈熙纯会自黑。
    
    白玉莲轻嗤:什么演技退步,根本没有演技。
    
    周湛恍然大悟:“纯姐,没想到你这么用心良苦。”
    
    周围的几个工作人员有同感。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霍淮声要是看不出来谢苓的真正目的,那这么多年的哥哥可是白当了。
    
    他明白谢苓为什么要刁难沈熙纯,不过在正事面前,他不希望她主次不分。
    
    “苓苓。”他叫了一声,声音带着点低气压。
    
    谢苓听过这种声音,知道霍淮声是在提醒她,回了个歉意的眼神,放弃原来的尸体计划。
    
    不能因为她影响了剧组,反正她是老板,想欺负她,有的是机会。
    
    想通了,谢苓给了个算你运气好的眼神。
    
    沈熙纯微笑:小样儿,想弄我,你还嫩了点。
    
    两人的眼神交流落在了霍淮声眼里。
    
    他沉吟片刻,叫副导演清场,把话对准沈熙纯:“不相关的人员,不要随便指手画脚,影响拍摄。”
    
    “……”
    
    *
    
    沈熙纯被清了出去,连带着桃桃和非常自觉的玉冰清。
    
    被清出去的那一刻,她憋着一肚子火。
    
    冷风一吹,把她的气全吹散了。
    
    人家是大导演,有大大的话语权,人家要护着妹妹,她一个小助理,能说什么?
    
    裹紧外套,沈熙纯带着桃桃去化妆间,玉冰清自动跟上。
    
    化妆间里没有人在,沈熙纯拉了把椅子坐下。
    
    桃桃兴奋又崇拜:“女神,你刚才好霸气,把谢苓怼的毫无招架之力。”
    
    玉冰清附和:“嗯嗯。”
    
    沈熙纯懒懒地甩了下手:“一般一般。”
    
    “不过霍导真的是如假包换的宠妹狂魔。”桃桃感叹,“谢苓都故意刁难你,他还维护她。”
    
    “宠妹狂魔?”沈熙纯捕捉到关键词。
    
    桃桃点头:“是啊,霍导是出了名的宠妹狂魔。”
    
    桃桃的一个表姐是化妆师,曾经跟过谢苓参演的一部戏。
    
    恰巧拍那部戏的时候,谢苓不幸染上风寒,发了高烧。
    
    霍淮声得知消息,大老远过去,亲自照顾了谢苓足足一个礼拜,又在剧组多待了一个礼拜,等谢苓彻彻底底好了,才放心离开。
    
    据说那会儿,霍淮声在筹备《除妖记》。
    
    人生第一部戏,分量和意义非同一般。可他却毫不犹豫选择了谢苓。
    
    可想而知,谢苓在他心里有多么重要。
    
    “说真的,要是我也有个这样的哥哥,我就是不要男朋友也没关系。”桃桃一脸羡慕。
    
    玉冰清持不同态度:“我不要哥哥,我要霸道总裁。”
    
    沈熙纯:“……”
    
    霸道总裁小说看多了。
    
    其实从兄妹的角度来说,霍淮声是一个非常好的哥哥。
    
    从其他人的角度来说,嗯,一言难尽。
    
    照他这种宠妹狂魔的性格,要是有敢欺负谁谢苓……
    
    等等。
    
    沈熙纯突然惊恐。
    
    雪藏事件是因为她在节目上“不小心”伤到了谢苓,导致她晕倒,惹怒了霍淮声,将她雪藏。虽然是假的,但是霍淮声当真了怎么办?
    
    结合认识以来这段时间霍淮声的种种表现,沈熙纯吓得五官飞出了脸。
    
    面色从白到青再到紫。
    
    天哪,她现在去讨好谢苓给她当牛做马叫姥姥还来得及吗?
    
    桃桃注意到她的表情变化:“女神?你很冷吗?”
    
    “不是冷。”沈熙纯捂住胸口,心痛到感受不到心跳,“我要死了。”
    
    桃桃吓得魂都飞了,扒住沈熙纯的胳膊检查:“女神,你别吓我。”
    
    玉冰清掏出手机:“我去叫救护车。”
    
    “别别别。”沈熙纯立马阻止,“我的意思是,我拒绝了谢苓演尸体的要求,又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把她怼了,霍导可能会不高兴,心哇凉哇凉的,跟死了没什么差别。”
    
    玉冰清似懂非懂,收起手机。
    
    桃桃松了口气,安慰道:“霍导应该不会,而且这件事本来就是谢苓不好,他要是怪在你头上,那也太没人性了。”
    
    他有个屁的人性。
    
    他的人性全放在谢苓那里了,会管其他炮灰的死活?
    
    沈熙纯轻轻“切”了一声。
    
    身体回暖,脸色好了起来。
    
    她好歹是个女主角,虽然没有光环,但她背后有大老板啊,怕什么。
    
    默默给大老板加油祝她早日干掉渣男。
    
    沈熙纯老神在在地点点头,又问:“卫靖垣和步虚词,你知道吗?”
    
    霍淮声那货那么变态,不知道他的两个朋友怎么样?
    
    知人知面不知心,万一他们俩更变态,她得做好准备保护自己。
    
    桃桃蒙了:“那是谁?”
    
    玉冰清高兴起来:“是霸道总裁吗?”
    
    “不是。”沈熙纯严肃脸。
    
    是金主爸爸。
    
    *
    
    两位金主爸爸,此刻在G城醉里江南的会所里打着篮球。
    
    昨晚,卫靖垣收到沈熙纯的消息,约了步虚词。正好步虚词也有此意,答应了他。
    
    一场打下来,以卫靖垣投进一个三分球结束。
    
    步虚词扔了一瓶矿泉水给他。
    
    男人稳稳接住,坐到休息的位置上,扬起脖子灌水。步虚词挨着他坐下,也打开一瓶,喝了一口。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喝个水都这么讲究。”卫靖垣敞开腿,姿势随意,流着汗水的脸上是一抹痞笑。
    
    步虚词盖上瓶盖,侧脸瞧他:“你也和以前一样,喝个水那么狂野。”
    
    笑骂一句,卫靖垣拿了条毛巾丢给步虚词。步虚词稳稳接住。
    
    两人默契地擦脸上的汗水。
    
    擦完了,卫靖垣随手把毛巾挂肩膀上,后仰着靠住椅背。步虚词放在一边,又拧开瓶盖喝了口水。
    
    过了一会儿。
    
    卫靖垣主动开启新话题:“淮声和苓苓进组了,要过去看看吗?”
    
    步虚词略一思索:“不了,我有一场很重要的演奏会要准备,你去吧,顺便帮我跟淮声和苓苓说声抱歉。”
    
    卫靖垣很是遗憾:“巧了,我也去不了,老头子给我整了一个大项目,不完成,我估计要被赶出家门了。”
    
    “保重。”步虚词拍拍他的肩膀,“被赶出家门了记得告诉我,我一定给你买个大鞭炮庆祝。”
    
    卫靖垣一爪子挥开:“去你的。”
    
    *
    
    上午的戏份结束。
    
    沈熙纯从工作人员那里取了谢苓的那份盒饭,和桃桃一起坐在谢苓旁边吃外卖。
    
    剧组资金充足,演员的盒饭是两荤一素一汤,以及饭后小水果。
    
    沈熙纯没有羡慕,她吃着自己订的一荤一素的盒饭,在想着两尊金主大佛。
    
    从昨晚的情况来看,他们关心的是谢苓,只要她好好做任务,不和谢苓对着来,他们应该不会把她怎么样。
    
    再者,是他们主动找上她做交易的,没了她,谁去给他们做双面间谍。
    
    觉得自己的想法很对,沈熙纯把双年间谍这份工作的危险性抛之脑后,夹起一块肥肠吃下去。
    
    谢苓见她吃了油腻腻的东西,出声问道:“你吃的是什么?”
    
    外面有点黄黄的,里面白白的,切成一圈一圈的。
    
    安心油条吗?
    
    沈熙纯随口回答:“猪大肠。”
    
    谢苓登时变脸:“猪大肠?”
    
    像内脏器官这类食材,谢苓避之不及。她认为它们不干净,即使处理过了,也有种怪味留着。
    
    “这种东西你也吃?”像是看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谢苓挪开眼。
    
    沈熙纯吃的很香:“请不要器官歧视,猪大肠待在猪的身体里,经过各种排泄物的反复滋润,非常有营养,营养价值比猪肉高。”
    
    她这一描述,那种画面感清晰地浮现在脑海。
    
    谢苓被恶心到,端着饭盒去了霍淮声那里。
    
    桃桃不幸被中伤,一口饭菜含在嘴里,咽也不是,吐也不是。好不容易忍着那股画面感咽下去,她默默转过身,不再去看猪大肠。
    
    周湛端着饭盒凑过来:“纯姐,同道中人啊。”
    
    不远处,白玉莲吃着自费的豪华午餐。
    
    她的面前是一张小餐桌,上面摆满了一只只包装精美的盒子,是助理从好几个地方买回来的。
    
    玉冰清被吸引,端着饭盒过去:“这些菜看起来好好吃,是在哪里买的呀?”
    
    白玉莲知道她是和沈熙纯一伙的,没搭理,让助理把人赶走。
    
    玉冰清去了沈熙纯那里。
    
    “纯姐,那个白玉莲好小气。”
    
    沈熙纯夹了一筷子青菜:“那位阿姨更年期到了。”
    
    周湛“咦”了一声:“你们不是同一年的吗?”
    
    沈熙纯一个眼刀子飞过去。
    
    周湛立马举起双手:“纯姐最美最年轻。”
    
    *
    
    下午的戏,谢苓是带着猪大肠的画面感拍的,导致有一场戏,她ng了。
    
    入行以来,谢苓ng的次数寥寥无几,更别说在霍淮声面前。而她因为沈熙纯的一句话ng了,不能忍。
    
    完全是从专业角度出发,绝对不是故意找理由想欺负她。
    
    等剧组收工,谢苓从化妆间里捧出一堆穿过的戏服,吩咐道:“一会儿回酒店,你这些戏服和我房建里换下的那些衣服一起洗了。”
    
    “好。”沈熙纯接过戏服。
    
    看起来挺多,捧起来也挺沉的。
    
    好在总统套房有洗衣机,一轮洗不完,可以两轮。
    
    不用动手的活,小意思。
    
    “这些戏服不能用洗衣机洗,会坏掉,我的那些衣服容易皱,所以你要一件一件手洗。”谢苓把话补充完并着重强调。
    
    沈熙纯:“……”
    
    她就说谢苓怎么可能给她布置那么简单的任务,敢情是故意先不说,等她答应了再把限制条件放出来。
    
    高。
    
    实在是高。
    
    她微笑应下:“好的呢。”
    
    为了那一百万,她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