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1/2)


    左一浩微微眯眼,忍不住翘起嘴角,“我是赵淼淼的前男友,也算是祁老师的前辈吧,我给你一些忠告,赵淼淼这种人,可以接受你的保护,但是不接受过度保护,你这样肯定跟赵淼淼走不远的,不是你甩了她,而是你一定会被她抛弃,她受不了你的。”
    
    “呵,一个已经失败的人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教,如果赵淼淼没有说谎,应该是你的追她吧?”祁洌收敛戾气,觉得没有必要跟失败者生气。
    
    “怎么?难道她追的你,你就觉得自己可以高枕无忧了?你真的很不了解她,她这个人莽的很,对什么都真心,如果你不是真心的,她很快就会发现破绽,然后毫不犹豫的离开你。”左一浩轻笑着道:“你对她……是真心的吗?你让她看到的都是假象,其实你对她可是冷酷无情多了。”
    
    “你是不是输疯了?胡言乱语。”祁洌双眸中闪过一丝不安,有些警惕的看着左一浩。
    
    左一浩奇耸耸肩道:“我只是给一些忠告而已,算是讨好祁老师,你说的事情,我应下了,我对你们的关系,拭目以待。”
    
    祁洌在左一浩离开之前,视线就收了回来,仿佛对左一浩不屑一顾似的。
    
    左一浩冷笑着离开。
    
    守在门口的经纪人擦着汗,紧张的看着左一浩道:“怎么样?不会得罪祁老师了吧!”
    
    左一浩挑挑眉,“该做的事情,我都做了,他还能把我怎么样?再说了……他还有的忙呢!”
    
    其实他刚刚就是在半真半假的忽悠人,如果祁洌对自己有信心,那他说的话就是废话,但是如果他们之间的关系真的有缝隙,那自己胡乱吹一波,最先乱阵脚的就是祁洌。
    
    敢让他丢脸,他怎么能不报复回去呢。
    
    “刚刚安凝夏让人传话,让你过去一下,大概还有后续的事情需要交代。”经纪人道。
    
    左一浩点点头就跟着经纪人走了。
    
    而此时在休息室的祁洌却脸色极其的难看,他独自一个人撑在休息室的化妆台前,骨节分明的手因为用力而爆出青筋。
    
    抬起头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想起刚刚强哥传来的话。
    
    赵淼淼会离开他?
    
    怎么可能?
    
    不可能的……-
    
    “这件事情解决了,以后离我们家人远点。”
    
    “不用这样吧,好歹这次我们两个都是名利双收,多好啊,夏姐,你也知道,路人就需要一些刺激的情感才能转为人气,现在明星这么多,不多出一些事情,怎么能让他们记住呢?他们不记住,产商资本们又怎么能记住我们?”左一浩笑嘻嘻的说道。
    
    安凝夏冷笑一声道:“但是老娘就不乐意让自己的艺人被利用……”
    
    “行行行,我以后也不敢招惹淼淼了,毕竟被人警告了嘛。”左一浩意有所指的看向赵淼淼。
    
    此话一出,原本还在发呆的赵淼淼就跟突然回过神来似的看着左一浩。“你说什么?”
    
    左一浩嘴角挂着笑容,眼里却没有笑意,“别难过了,你的男人还是在乎你的,如果不是他突然冒出来威胁我,我也不会这么快执行计划,刚刚还把我找了去,威胁我呢。让我以后离你远一点,我是不敢接近你了,但是万一哪一天你们分手了,我的怀抱随时为你张开。”
    
    左一浩做了一个拥抱的样子。
    
    赵淼淼却傻了,“你是说……说……”
    
    左一浩挑挑眉,赵淼淼却变了脸色看向安凝夏。
    
    安凝夏也有些意外,她还以为祁洌根本不管赵淼淼了呢,没想到背后也出了力的,难怪左一浩突然转了性呢。
    
    想要原谅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太容易了,她只需要一个台阶,仿佛所有的尊严都不重要了。
    
    只有一个台阶。
    
    “夏姐,我……”赵淼淼有些急促的转身。
    
    安凝夏摆摆手道:“去吧,去吧,别让人看见了。”
    
    话音刚落,赵淼淼就准备跑了,可是她一扭头就看到不远处站着的祁洌。
    
    他来了……
    
    赵淼淼僵住了脚步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祁洌,看着他一脸深沉的朝着自己走来,脚步缓慢而坚定。
    
    赵淼淼正紧张呢,突然身后的左一浩上前一步,就站在赵淼淼身后,一手搭在她的肩膀上,亲密的低下头凑近。
    
    “赵淼淼,你这个恋爱脑,念在旧情的份上,我提醒你一句,越迷人的越危险,你要小心他啊。”
    
    赵淼淼一愣,不懂左一浩在说什么,本能的想要回头看左一浩,却用眼尾扫见祁洌的脚步突然变快,仿佛有些急躁似的三步并作两步窜到了她的跟前,一挥手直接推开了左一浩的手臂,毫不留情。
    
    左一浩立马举起手,笑得吊儿郎当道:“只是跟她说一下,有些事情就当没有发生过,不是你交代的吗?”
    
    祁洌神情冷凝的看着左一浩,心情恶劣到极点,但是脸上却始终没有太大的情绪变化,他非常不喜欢看着这个前男友跟赵淼淼同框的画面,更别说身体接触了。
    
    “祁……”赵淼淼有些怔愣的开口道。
    
    祁洌冷凝的目光立马向下一扫,不悦充斥了他整张帅脸。
    
    “祁洌……”赵淼淼有些犯怵的轻声喊道,这时候的她已经忘记了,自己才应该是理直气壮的一方。
    
    刚刚的心软让她没了立场,现在被祁洌的气场一压,仿佛什么都不重要了,只有眼前的人的情绪最重要。
    
    祁洌没有说话,直接拉着赵淼淼的手腕,往走廊后面走去。
    
    “喂喂喂,把人带去哪里啊?”安凝夏不放心的喊道,有点担心祁洌欺负赵淼淼。
    
    同行的强哥终于绽放的笑容,笑嘻嘻道:“自然是接回家了。”说完拍了一下脸色僵硬的阿兴肩膀道:“走吧,从后门走。”
    
    “这……这是啥啊?”全程目睹的左一浩经纪人并不知道祁洌和赵淼淼的关系,现在看到这一幕都傻了。
    
    左一浩拍拍经纪人的肩膀笑着说道:“秘密!说出去,在这个圈子可就混不了了。”
    
    经纪人立马缩了缩脖子。
    
    而安凝夏却诡异的看向了左一浩,“你到底要干什么?一会儿是坏人,一会儿又做好事儿?”
    
    “很难理解吗?既然是因为我,他们才吵架的,那自然是要帮他们和好了,我做事还是有始有终的。”左一浩笑着说道。
    
    “你知道的还真不少!”安凝夏冷冷的说道。
    
    左一浩挑挑眉,“不难观察出来,赵淼淼这个人很不懂掩饰自己的情绪。”
    
    “可是我还是不相信你会这么好心。”安凝夏警惕的说道。
    
    左一浩突然诡异道:“两个人和好……未必就会有好结局,知道什么样的结局最惨吗?一开始甜蜜的故事,结局才会凸显的更惨。”
    
    “你诅咒他们?你以为你是上帝啊,不知所谓。”安凝夏懒得再听这人神神叨叨的,直接选择离开。
    
    “哥,你刚刚说什么呢?”经纪人稀里糊涂的问道。
    
    左一浩撑不住笑了起来,“谁让我运气好,一年前在米国看到好东西呢,这个圈子还真是小……如果不是真心,赵淼淼能撑多久?我们就等着看热闹吧,总会有人发现的,分手是迟早的事情。”-
    
    车上,
    
    “祁洌,我听说了,你帮了我,谢谢你。”赵淼淼有些别扭的开口道。
    
    祁洌心情仿佛不太好,一直撑着下巴看着车窗外,都没有看赵淼淼一眼,但是另一只手始终维持着抓着她手腕的动作。
    
    赵淼淼动了动有些僵硬的手腕,“祁洌,你没有什么话跟我说吗?”各自道歉一下,说说软话也好下台阶啊!
    
    祁洌还是沉默。
    
    赵淼淼有些气闷了,“祁洌!”
    
    可是祁洌仿佛陷入自己的世界中一样,不知道在沉思着什么,任何声音都入不了他的耳,赵淼淼越想越气,直接抬起手,就着自己手腕上的祁洌的手背,狠狠的咬上一口。
    
    赵淼淼觉得自己已经用力了,但是祁洌却没有丝毫反应,仿佛任由她胡闹一般。
    
    赵淼淼叼着祁洌的手,真的牙都酸了。
    
    “咳咳咳,那个淼淼口下留情,很快要拍摄手表广告,不能留疤痕。”前方的强哥一直偷偷观察他们,直到这时候终于忍不住提醒一下。
    
    赵淼淼是无法当着其他人面任性的,只能憋屈的松了口。
    
    好!不理人是吧,我也不理你。
    
    就这样,一路沉默,直到两人回到了家里。
    
    大门一关,就他们两个人了,赵淼淼直接甩开了祁洌的手,气呼呼的往楼上卧室走去。
    
    祁洌沉默着跟在后面。
    
    赵淼淼回到房间,正想要开口,就听到祁洌冷声质问。
    
    “左一浩刚刚跟你说什么?”
    
    “哈?”赵淼淼动作一僵,终于听到了祁洌的声音,但是他的语气……他在问啥?
    
    赵淼淼反应了一会儿,顿时有些无语,“你不是吧,你还怀疑我跟左一浩,你……你这样是不是太过分了,我跟他都是八百年前的事情了,我对他真是一点感情都没有了,你怎么没完了?”
    
    祁洌脸色一沉,顿时让赵淼淼本能的后退了一步。
    
    “难道我说的没有道理吗?事实真相你不是也知道了吗?要不然怎么会帮我,那你还怀疑什么?”赵淼淼鼓起勇气道。
    
    可是面对一脸严肃的祁洌,真是越说越委屈,赵淼淼双眸刹那间就红了。
    
    祁洌眼神微闪,“我……没有怀疑,只是……我不想看见他。”
    
    赵淼淼看着祁洌,神情受伤,感觉很多事情跟她想的不一样,祁洌跟她想象的也不一样。
    
    “那你告诉我啊,你是因为喜欢我,在乎我,所以才吃醋,所以才对这件事情反应这么大,你说了我就懂了啊。”
    
    祁洌神情一空,仿佛有些无法理解赵淼淼说的话似的。
    
    这一犹豫让赵淼淼感觉好像被什么东西吊住了脖子一样,丢脸的感觉扑面而来,难道祁洌不是这样想的吗?
    
    赵淼淼身体开始止不住的颤抖,无法面对祁洌了……
    
    她转身跑去衣帽间,拖出自己的行李箱。
    
    直到里面传来滑轮的动静时,祁洌才回过神来,立马走了进去,一眼就看见赵淼淼在收拾自己的衣服。
    
    “你做什么?”祁洌语气还是冷,但是却有一种压抑不住的急躁。
  &n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