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1/2)


    周忆之一开始以为重生以后,身边事物会完全按照上一世的走,但是很快就发现,很多事情还是在蝴蝶翅膀的煽动下,有了很大的改变。
    
    比如说,上一世她和薛昔不和,想办法让周度为此事回来过数次,但这一世她和薛昔从一开始就有记忆,她也根本没有想尽办法让自己父母回来,于是,除了刚开学那次见过周度一次之外,这一整个学期,她都没见过周度。周度既然没有回来,他在国内的公司的市值肯定也不可能和上一世完全相同。
    
    上一世她和丛游之间、和班上的同学老师之间的亲疏关系,都和这一世截然不同。除此之外,她的考试成绩两辈子也不同,上一世她也没上过补习班。
    
    不知道是不是这里改变一点、那里改变一点的缘故,周忆之发现所带来的影响和改变还不是一般的大。
    
    比如说这次冬季爬山,本来应该是一周之前的事情,但可能自己没有参加考试,而哥哥参加了自己班的考试,改变了班级排名,以至于学校拨款进行的户外活动的时间都改变了。竟然变成了这一周。
    
    上一世以周忆之的性格,是不可能参加这种活动的,全班都去野外玩了,她还在参加一场省级别的钢琴比赛。返校的时候班上的同学明显关系更加亲近了,前后左右桌热闹地讨论着山上玩过的狼人杀,而她完全融入不了他们的话题。
    
    因而这一世周忆之才想要放下那些紧张的竞赛,感受一下真正的年少时期应该是什么样子。
    
    因为是小班制,班上人不多,一辆大巴车足以承载。
    
    周忆之只睡眼惺忪地穿好衣服,吃完早饭,就被薛昔塞进了车子,在自家的车子上又靠着薛昔补了会儿眠,才晕头转向地被他带上了停在车站附近的学校大巴车。
    
    车上已经有很多人了,都带上了零食,兴奋得很。
    
    袁枚和周忆之打了个招呼,周忆之昨晚才睡了两个多小时,眼睛沉重得睁不开,神经也有些迟钝,差点没听到她叫自己。等回过神来,问:“袁枚,你知道车子开到山上去大概要多久吗?”
    
    袁枚是最精神的那一拨,打开手机看了下路程,对她笑着说:“现在九点,大概十一点多才能到山脚下,你可以在车上再睡一觉了。”
    
    周忆之放下了心,被薛昔牵着继续往里走。
    
    袁枚左看右看没看到她带的行李包,问:“你没带行李吗?晚上要在山上的酒店住一晚。”
    
    周忆之事先也没看群里的通知,还以为当天去当天回,被她这么一提醒,顿时想起来自己两手空空。
    
    她一愣,抬头看向薛昔。
    
    薛昔个子高,站在大巴车狭窄的过道上有些挡光,他肩膀抬了下,示意自己左肩上两个挎包有一个是周忆之的:“带了,到了山上再给你,还带了矿泉水,待会儿坐下来再喝。”
    
    袁枚回头看他们,一脸的羡慕:“国欠哥。”
    
    周忆之放心下来。
    
    可随即一想,可是自己的内衣什么的,难不成他也帮自己收拾进来了一套?
    
    她精神了几分,看向薛昔的视线带着几分跃跃欲试。
    
    似乎察觉到她的想法,怕她误会自己动她私人物品,薛昔耳根略红,空着的那只手挠了挠额角,解释道:“你吃早饭的时候我让何姨帮忙准备的。”
    
    周忆之神色飞快地由喜转为失望:“哦。”
    
    薛昔:……
    
    两人从狭窄的过道朝后走去,挑了后排干净的两个空位置。
    
    薛昔抬手将两个包扔在上面放行李的位置,将羽绒服外套脱了。车上有暖气,周忆之一上来也感觉到热了,她脱掉了外套,薛昔接过去,问她:“你想靠窗还是靠过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