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1/2)


    正是春末夏初,横滨的海风带着还未完全褪去的寒凉,吹在人身上——
    
    “阿欠!”
    
    太宰治缩着打了个喷嚏。
    
    赔完钱的川上柚转过脸来,眼中明明白白写着“活该”,又对渔民们说道:“请问,附近哪里有钟点房吗?笨蛋姐夫需要洗个澡。”
    
    太宰治:第二次了,“笨蛋姐夫”这个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啊柚君。
    
    川上柚:互相伤害而已。
    
    前往钟点房的路上,气氛有些诡异。
    
    毛利兰尴尬而不失礼貌地微笑:“那个,我是毛利兰、这是铃木园子、这是柯南,我和园子是川上在东京的同学,柯南是寄住在我家的小孩,请问,您怎么称呼呢?”
    
    “我的名字是太宰,”沙色风衣的青年露出柔和的神色,缓声道,“太宰治。”
    
    面对初识的女性,太宰治自然而然地捡起了他的绅士风度,即使浑身湿透也不能掩饰的魅力,一瞬间从那双含笑的鸢色眸子里透出,在让铃木园子双目放光的同时,也让伪小学生柯南提高了警惕。
    
    行动力超强·柯南故作天真地大声道:“太宰哥哥为什么要自杀呢?”
    
    太宰治笑得阳光:“其实我的座右铭是‘清爽明朗且充满朝气地自杀’哦!”
    
    柯南:“诶?”
    
    太宰治耐心地解释:“就是那个啦,爱好,是爱好哦柯南小弟弟~”
    
    柯南:“……”
    
    这个诡异的爱好多少让铃木园子的帅哥滤镜薄了点,不可置信地喃喃:“怎么会有这种爱好……”
    
    川上柚:有的。在横滨的里世界,这种爱好也不能算特别奇葩,仔细想想,画风和这个城市还蛮搭的。
    
    毛利兰摸了摸懵逼的柯南,认真道:“太宰先生,也许作为初次见面的人来说,我的问题十分失礼,但……为什么要把自杀当做`爱好呢?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吗?这个世界,还有很多值得停驻的美好事物啊。”
    
    清澈的水蓝色双眸,凝视着鸢色的眸子。
    
    那是——
    
    纯洁而善良,真诚而温柔,平凡而纯粹的,少女的关心。
    
    想起中原中也说过的“为那家伙流泪的女人不知道有多少”,川上柚不由得瞪了太宰治一眼。
    
    下意识转脸避开小兰双眼·太宰治恰好被瞪个正着,微微一愣后,太宰治欢快地朝川上柚眨了眨眼。
    
    川上柚:不祥的预感。
    
    就见太宰治忧郁地叹了口气:“抱歉,我开玩笑的。”沙色风衣的青年双手插在口袋,遥望海天相接之处,侧脸的线条柔和又哀伤,“我只是实在接受不了,富江小姐要和我分手的事情。”
    
    小兰&园子&柯南:“………………”
    
    被朋友们集体行注目礼·川上柚:艹。(一种植物)
    
    在?为什么换剧本?
    
    秒速入戏·川上柚挂上为难的神色:“其实,姐姐都跟我说了。”
    
    “虽然姐夫你游手好闲、没有工作、要靠姐姐养,又总爱对着其他女人放电,但你也不是第一天这样了,姐姐早就习惯了的。”川上柚深深叹了口气,在朋友们转向太宰治的、由同情变为谴责的目光里,说出了终结语,“可你生病了还不愿去看医生,她实在忍受不了。”
    
    话音未落,川上柚的视线看向太宰治的下三路,神情复杂而纠结,充满了对同为男性的某人的某项功能的惋惜和怜悯。
    
    小兰&园子&柯南:“………………”
    
    原来是这样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也难怪富江小姐要分手了,虽然太宰先生的确很可怜没有错,可这种原因……呃。
    
    三双眼睛里,是如出一辙的惋惜和怜悯。
    
    小兰和园子毕竟是女生,不好发表意见,柯南说出了她们的心声:“太宰哥哥,还是去看看吧,医生肯定会有办法的!”他打气道,“不要放弃啊,太宰哥哥你连死都不怕,怎么还怕去看医生呢!”
    
    柯南真的信了吗?
    
    并没有。
    
    川上是个什么性格,柯南比小兰园子了解,但太宰治他又不认识,也没多少好感,既然川上想玩,配合就是了。
    
    太宰治:“……”太宰治嘴角抽了抽,“不,其实我……”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