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石网 > 我练了辟邪剑谱 > 第三百零九章回京(1/3)

第三百零九章回京(1/3)

作者:纯吸尼古丁 返回目录
    看着令狐冲离开,任盈盈眼泪一下留下来,“那个,令狐兄弟兴许是还对华山派抱有希望,毕竟那是他从小长大的地方,也是宁女侠一手拉扯大的,心中不舍也是情有可原的。”周贺毕竟是以,帮助令狐冲为由来的,看到现在这个情况,赶紧解释了一下。

    “呵呵,华山宁女侠到是对他不错,可是岳不群这个伪君子,为了华山的名誉,绝对不会再收留他的!”向问天听到周贺这话,冷笑了两声道。

    “这样正好,等他明白,只有任盈小姐对他才是一片真心,他会回头的!”

    说了几句,看着任我行并没有太过生气,周贺开口道:“任教主,您的伤势已经完没有问题了,那晚辈也就告辞了!”

    “贺兄弟,看浪荡江湖,也没有去处,不妨就跟着我们吧,等我们夺回日月神教,教中,绝对有贺兄弟一席之地。”

    “多谢向左使,不过在下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去京城处理一下,日后如果任教主不嫌我实力低微,有用得上晚辈的,尽管派人去京城找我就好了!”

    起先听到周贺也拒绝拉拢,任我行一下皱起了眉头,不过听到后面,点了点头,也没有再说什么。

    “任教主,向左使,晚辈告辞,后会有期!”说着,周贺转身离去。

    从少室山下来,周贺还遇到了不少玩家,而且一路上也发现了不少nc的尸体,显然不管是之前那些三教九流的nc,还是各派前来的弟子,都有不少的丧亡,对玩家而言,可没有那么多正邪之分,如果有机会,哪怕就是苏梓轩面对张三丰,周贺估计也会出手的。

    不过这些玩家虽然有些收获,但肯定没有周贺的收获大,周贺这次参合这事,可是收获不小,光是藏经阁偷出来的龙爪手,估计就比得上其他所有玩家的收货了,更别说,除了龙爪手,周贺但声望这次也涨了一波,而且还和令狐冲任我行这样的高手,刷了一波好感度。

    跑下少室山,周贺迫不及待的查看了一下这次行动,最大的收获龙爪手。

    龙爪手到是没有别的特殊要求,只是对力气有一定的要求,要求孔武有力才能学习,这个要求对于周贺来说,并不算太难,虽然他学的武功,都是灵巧型的,但境界在这里放着,已经非常接近孔武有力了,稍稍努力估计就能达到。

    “嘿嘿,又一门绝学功夫,加上手里的火焰刀,外功基本算是齐了,如果再有一门绝学轻功,和一门绝学心法,武功大概上,也就齐活儿了!”

    剑法有辟邪剑法,辟邪剑法如果修炼到极致,面对任何绝学剑法也不虚,手上功夫,有龙爪手这样的强悍外功,足够用了,指法有捏花指,再加上未来要学的,不亚于六脉神剑的火焰刀,周贺明面上的这些功夫,已经不比一个普通绝顶高手差多少了,只不过都是境界有限,很多都还没有入门。但这些绝学学到手,基本也就预示着,未来有很大可能达到绝学的级别。

    龙爪手一开始其实周贺还有心卖掉,毕竟这门功夫虽然厉害,可是在周贺影响力,算不上主流的顶尖绝学,但看了一下秘籍介绍,周贺决定自己修炼了。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相关小说
重回99年“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虽然很可怕!但是他一定是个好哥哥吧!”—铃源世界 “老爹!我终于当上了一名保家卫国的军人!此生定当精忠报国!”—刘军 “这些孩子所在的世界太过残酷了!我们真的能保护他们吗?”—王卫 “这个世界变化的太快了!到处都是怪物!我…我们真的还有未来吗?”—李曦晨 “这个可恶的家伙!世界不准看他啊!”—铃源未来 “我的哥哥是个大英雄!”—应林 安:“你还在看这些吗?” 应龙:“不然呢?他... 影视世界当神探“卢克,你个懒蛋,还没穿好衣服么?再不下来,我就让你光着屁股去参加毕业舞会。”罗伯特-葛瑞森坐在敞开的驾驶座上,探出头朝楼上喊了一声,巨大的嗓门似乎把小楼的玻璃都震动了似的。 片刻后,一声不比他刚才那声小多少的大喊响起在楼上:“W!T!F!?” 罗伯特顿时火冒三丈,跳下F150的驾驶座,快步地冲进了小楼中。 然后,就是一阵咚咚咚的上楼声,再是砰地开门声。 “啊,卢克,你这死小子怎么了?”罗伯特的大... 明末夺天下刘元昭是一名铁匠,家传老手艺,从小就开始打铁,到现在才二十三岁,技艺也算是得到老一辈承认了。 原本家人以为铁匠不赚钱的时候,甲胄热潮掀起,不少土豪找人打造手工的甲胄,刘元昭觉得是个机会,就一头扎进这浪潮里。 后来他自己也迷上了甲胄。他从小打铁,干的力气活,吃的多,身上一身肌肉,膀大腰圆,虎背熊腰。 而且皱眉时眼神狠厉,声音洪亮,特别是学习打铁之后,他除了有严厉的爷爷陪同,其余时间独自一人,性... 大靖长风录“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 一个嘶哑的嗓音在低低地怒吼着,早已失去血色的双唇微微颤抖,吐出的每一个字却都如金石掷地、玉碎昆仑般越发铿锵,仿佛用尽了毕生力气。 “于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 “我让你再逞英雄!”一个朱砂红的身影飞快地窜上来。一记响亮的耳光狠狠地摔在那人的脸上。 只见那个消瘦的背影眼看吃不住力,跪着的身体陡然一个趔趄,立马就要伏倒在地。却见那人奋力用右... 初唐求生新闻上预告晚上猎户座流星雨,而且是哈雷彗星带来的。吴欢这个络写手,止不住心痒痒,看了一下天气,决定看流星雨去。小说就扔在那里,断不断更不管它,反正没有人看。 收拾了半天,露营的装备准备好了,两样东西纠结带不带,一样是新到手的复合弓,一样是华为6平板电脑。吴欢很快就做了决定,两样都带。 其实也不用纠结,纠结的是时间,要在山上呆多久?他最长记录是14天。问他怎么过14天的,那就要问周边农民丢失的红... 英雌唐武德六年,二月初一,午时,洺州城。 “我有幸在家锄菜,为高雅贤之辈所误至此!” 一个被铁链枷栲禁锢的雄壮大汉跪在地上,忽然仰天高呼,言语中尽是懊悔和怨恨,与那位曾经让大唐军民闻风丧胆的汉东王形象相去甚远。 稳坐高台,实则归心似箭的唐太子李建成听得此言,脸上不禁现出一丝厌恶之色,他不想再看到这所谓“汉东王”刘黑闼绝望的模样,口中迫不及待地吐出了一个字“斩!” 头颅胸胆两分离,宏图霸业化尘土... 金色绿茵夜幕像渔夫的网,渐渐地收拢了起来。窗外晨练的跑步声踏踏响着,由远至近,再慢慢远去。夏夜的酷暑还没有完全褪去,清晨的阳光又悄悄探出了头。 由于卧室的窗户朝东,所以窗帘稍微有些厚重,红色的绒布落地帘上绣着黄色的椰子树和蓝色的山。 卓杨一直都没弄明白,为什么椰子树是黄色而不是绿色,为什么山是蓝色的,这个世界上有蓝色的山吗?椰子树不是应该长在海边的吗? 卓杨也曾问过母亲,母亲说:世界有多大你知道吗?... 法师乔安冬日清晨,寒风呼啸。积雪皑皑的荒原上,一头毛色洁白的猎犬正拖着雪橇埋头飞奔。 雪橇上坐着一个瘦小的男孩,迎面吹来的寒风掀起斗篷兜帽,露出一张心事重重的清秀脸庞。 以一个刚满十三岁的乡下男孩来说,已经通过莱顿学院入学考试、正式成为“法师学徒”的乔安·维达本该感到自豪,然而一想到考官对他说的那些话,心情就不免有些压抑。 乔安·维达出生在亚尔夫海姆南方一个名叫“德林镇”的小地方,从记事那天起就没了... 被召唤成巨人是什么体验不久之前,唐临在刷某乎网络社区的时候看到过这么一个帖子。如果克苏鲁可以被卑微的人类召唤,为什么人类不能被蚂蚁召唤呢? 那位有趣的答主是这么回答的:【没错,如果一群蚂蚁在我家围成了一个环,我一定会注意到这个事情,并且会想办法搞明白到底发生什么事情,如果我不开心,说不定我还会踩一脚。】 【那就是为什么邪神召唤仪式上你一定要拼对邪神的名字和正确的发音。想象一下吧,如果你看到一群蚂蚁拼出了你的名字,你... 射程之内遍地真理和国,东京,杉并区。 一处大众公园里。 明月高悬,夜空静谧,只有虫鸣阵阵,衬托得公园分外幽深。 乔桥拉着一个旅行箱,走在公园小径上,仅有月光照亮道路。 前方,一棵巨大的樱花树出现在乔桥的视野中。 “这个怨灵,已经困扰我们一个多月了。” 乔桥身边,有一位身穿深蓝色制服的男子,他是这个公园的安保负责人,名叫藤泽三郎。 一边往前走,藤泽三郎一边介绍着情况。 怨灵在公园里出现一个月有余,已...

...